專訪姚仁祿:美,是用慢的眼光看世界

Sit Ligula Metus Sem. Eget Elementum Amet Tellus

音樂頑童 朱頭皮:沒有生活體驗,創作光靠靈感就完了

Dark Light
美,是發自內心的一種善良,是能夠令人感到愉悅的外表,是可以啟迪人心的一番言語,它無所不在,卻隨著生活越來越快,使我們越來越難發現生活周遭的「美」。

採訪撰稿:孫大翔 / 編輯:張婕

美,是發自內心的一種善良,是能夠令人感到愉悅的外表,是可以啟迪人心的一番言語,它無所不在,卻隨著生活越來越快,使我們越來越難發現生活周遭的「美」。

《小人物雜誌》No.14- 這群人把世界變美了

[美是一種哲學,而哲學家的工作是問了很多問題]

  「與其說我熱愛設計,不如說我喜歡哲學。」姚仁祿老師在受訪之初就開宗明義的說道。在大學就學期間就曾辦地下報紙,目的是要讓更多的人去思考更多的問題,他認為在媒體的視角下,我們都看得太淺也懂得太少了,「當大家都不再問問題,那就是最大的問題。」姚仁祿說。

  確實,每個優秀的團隊一定都會有一個哲學家,而哲學家的工作就是丟出許多的問題是團隊促使思考,接著團隊就必須負責解決問題,姚仁祿認為問問題就是創業的根本,是哲學,也是美學。

[關於姚仁祿]
1950年生,台灣著名的媒體人與設計人。22歲於東海大學建築系畢業,在學期間曾創辦《矢》、《大師傅》等地下報,畢業後創立專業設計公司「大仁室內計畫/DAZA」,28歲擔任台北市室內設計公會理事長,傑出成就誠可謂開啟了台灣室內設計產業的扉頁。

[23歲的創業夢,第一筆成交是因為父親]

  每個創業或多或少都是為了一些改變,啟發姚仁祿創業的是他就讀於東海大學大三時一門漢寶德老師的課-設計方法論,「記得有一次作業報告要設計東海大學的藍白宮(學生宿舍),我當時非常崇尚希臘的風格,卻一直理不出它的邏輯。」原來希臘的每幢屋子都是歪歪斜斜的,沒有東南西北之分,於是他把房屋的模型往空中一拋,落在什麼位置就是什麼位置,便把作業交了出去。教授看到的時候非常生氣,怎麼會唸了三年連房子的坐向都不知道,便給了他一個很低的分數,這時姚仁祿卻開始捫心自問:「美」源自於大自然,那美的設計為什麼會有規則呢?

  從那之後姚仁祿發覺自己對於設計有著很不同的見解,大四畢業後服完兵役,便以室內設計作為創業項目成立了「大仁室內計畫/DAZA」。在當時完全沒有設計概念的社會氛圍下,姚仁祿和弟弟花了一整個暑假,兩個人從台北圓山的家中一路走到了火車站,途中的每戶人家都走進去介紹室內設計,「我們整整走了一個月都沒有單子」他苦笑著說,創業的辛酸盡寫在臉上,直到後來父親的朋友要開律師事務所,才輾轉介紹成為DAZA的第一個案子。

[價值與價格的制衡,猶如弱水三千]

  姚仁祿表示,剛開始做室內設計的時候,最大的困難就是讓客戶認可團隊「美的高度」,先要了解每個客戶的品味,進而認同設計的價值,最後換算成合理的價格形成一個產業的正向循環。曾經他也在價值與價格之間游移徬徨,卻在40歲開始篤信佛教之後有了更明確的目標:社會貢獻度,對姚仁祿而言,所有的企業最終都要走向社會企業,「過去我們在經營企業的時候總以『利潤極大化』為目標,接觸了佛教之後,才發現不管是任何的事情,一旦極大化了之後就不美了。室內設計的工作就是要透過設計讓世界變得更美一點,在這樣的前提下我們要如何去要求利潤的極大化?」佛教的教義改變了姚仁祿經營企業的理念,他並表示改變台灣現況最好的方式就是不再以賺錢為目標,而是如何讓這個社會在彼此可以溫飽的前提下求取進步。

  現在的「大小創意」便是透過不斷提升自我美的高度、設計的專業,在團隊的每一個階段也都會吸引到具有相同品味、高度的客戶,姚仁祿表示,我們確實很難定義一個設計的價格,也因此我們更努力地創造更高的價值,去幫忙更多的人,並在合理的範圍內盈利。

[B型企業:美是「幫忙」一個人]

  1997年是改變姚仁祿一生的重要轉折,那時他已經信佛七年,卻在一次到大陸河北的學校服務時得了一記當頭棒喝。當時他隨著志工夥伴們一起到河北省,任務是要協助改善當地的校舍環境,到了當地,他一心想拿上海房子的標準來建造河北的校舍,瞎忙了半天才知道上海的房子不符合他們的需求,那時他才悟出了一個道理,原來「幫忙」也是一番智慧,並非一昧的「給予」就叫做幫忙。

  姚仁祿也把這次的體悟整理成自身的人生智慧,他認為要幫忙一個人要有三個步驟:首先「觀察」,看清楚對方需要什麼協助;接著「關心」,理解問題的困難點在哪裡;最後「衡量」,評估自己是否有能力幫忙。在這三個步驟之前,知識、好心和毅力則是能真正幫助一個人的三個條件,「所以永遠保持學習的熱忱,目的就是要可以幫助更多人。」姚仁祿說。在他的人生哲學裡,「美」就是當過完的每一天沒有後悔,盡其所能的幫忙他人。

[「影響力」是名利,不是美的表現]

  從設計人又跨界到媒體人,姚仁祿時常聽到媒體人也談起自己的人生,多半是期待擁有「影響力」或是「改變世界」,一開始他也並沒有覺得哪裡不對,直到最近讀了李開復先生所著的《我修的死亡學分》,裡頭提到他的抗癌故事,並點出「追逐影響力就是求名,而改變世界就是求利」的觀點,才又讓他重新反省人生。李開復先生事業一帆風順,26歲就得到《紐約時報》半版報導他的博士論文,因此還被卡內基美隆大學(CMU)破格授予教職;爾後無論在Apple、Microsoft及Google都快速得到拔擢,擔任華人最高職等,還曾獲美國《時代雜誌》選為年度百大風雲人物,某個層面上他已經做到了「用影響力改變世界」的成就,而姚仁祿卻在書裡看到這麼一句話而深深不能自己,「一帆風順的人生履歷讓我的驕傲悄悄滋長,我這一生最大的錯誤,就是把最精華的時光浪費在那些看起來五彩斑斕的泡沫。」

  「我今年已經65歲了,也不禁在想那些幕前的名,亦或是不為人知幕後的名,總想著要改變世界,但為什麼不是改變自己?」言談中透露著姚仁祿老師謙虛又上進的學習意志。

[慢下來再看一次世界,生活就變美了]

  從大仁室內計畫到大小創意,後來跨足大愛電視、大小媒體,甚至在公廣集團、卓越新聞獎基金會等等的媒體經歷,姚仁祿的人生有無數次的轉折,每一次都在重新學習、追求進步,「人要永保青春的心情,就拿我40歲篤信佛教來說,卻到了47歲才開悟,有時我們的時間都過得太快了,總以為自己懂了許多,其實還有很多事沒有弄懂。」姚仁祿說。

  萊特曾說過一個橡皮擦哲學,「在紙上畫錯一張圖並用橡皮擦擦掉,永遠比把一棟房子蓋好再拆掉來得容易的多。」現在的我們習慣了快,等到發現錯誤時房子已經蓋成已經來不及了,如果我們每個人都能學習用慢的眼光看世界,想清楚再動作,對於自己做的每個決定都不後悔,那生活就自然而然地變美了

[本文刊登於《小人物雜誌》No.14- 這群人把世界變美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Related Posts

搞品牌? 先把那個累死你的粉絲團關掉吧!

擁有百萬粉絲就是一個品牌嗎?「最近讚數變少了,辦個活動吧!」「達到五萬人的時候,辦個活動吧!」你是否也曾下過這樣的指令?就像業績下滑的時候用一劑劑促銷特效藥挽回消費者一樣。用促銷拯救業績很好理解,但是辦個活動來拉抬社群聲勢也是同個邏輯嗎?其實一個在粉絲團點讚、在IG按追蹤的粉絲,根本就不在乎你的「里程碑」。

「下課後更好學習,學生應該多玩社團。」——嘉藥科大副校長王嘉穗

「大學存在的目的是為了讓我們適應社會,現在不嘗試享受,出了社會壓力更大,不就連怎麼宣泄情緒都不知道?」堪稱全台灣最年輕的副校長開頭就顯現了魄力,對於學業成績沒有太多的想法,深信未來的競爭力是靠實力導向。自大學普及以來,一直有傳說中的三大必修學分「愛情、社團、課業」,談談為什麼有這樣一說,王嘉穗表示,因為這就是台灣未來的競爭力。

主流音樂vs.獨立音樂:誰是對?誰又不該?

音樂,其實就是是大眾與私人的共和體,造就音樂的主觀成為很多人會爭辯主流或獨立音樂有高低之分的依據; 但每次選擇,都在慢慢成就你的專屬品味;但尊重,卻能成就你這個人。感覺對,你覺得好聽,它就是你的好音樂。不必為音樂貼無謂的標籤。

[人物專訪]David:只要想學,到處都可以是教室

「如果法律更動,讓大家自行決定要到補習班或是學校索取學歷,我真的覺得會有很多人選擇補習班。」一直以來我們總認為老師在挑選學生,然而在這過程中,學生同時也在篩選老師。放眼望去,多少人在學校課堂上呼呼大睡,課堂後再到補習班接受補習教育,「在我眼裡,學生早已用行動表示對傳統教育的抗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