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e

    你今天BeReal了嗎──加入反Instagram陣線聯盟?

    BeReal. Your friends for real.

    其實任務很單純,每天BeReal會選一個隨機的時間,發送通知給所有用戶:當接到「Time to BeReal」,你將有兩分鐘的時間,以手機前後鏡頭,拍下自己與當下所處的環境,即時發布。主打著一句「Your friends for real. 」,BeReal的訴求是原汁原味。

    BeReal的互動條件:用戶必須分享了自己的照片後,才有權限查看他人的內容。BeReal不允許相簿照片、不提供修圖濾鏡、每天只能有一則Post,BeReal規定用戶,這個不可以、那個不可以,十分嚴格。此外,若用戶收到通知後超過時間,BeReal甚至會通知好友;雖然依舊能發布照片,但會註明你「遲交」了多少分鐘。用戶發布的照片上不僅會標明時間、地點,拍攝的次數也一概顯示──BeReal鼓勵用戶誠實,手法上相當犀利。用戶可以決定的是,自己的照片想選擇全面公開或僅限朋友;當然也可以刪除掉自己不滿意的照片,但是每天只能夠刪除一次。BeReal不能按讚,而提供用戶藉由「RealMoji」的功能彼此交流:拍下自己的真實反應,用以回覆朋友的動態。另外,利用「桌布小工具」(Widget)可以將朋友的心情自拍,放置於手機桌面。

    BeReal另類地跳出了社群平台的既定模式,為的是確保用戶的互動,建立於真實生活──簡單粗暴,真實可靠。「我們的核心理念就是讓人們盡可能少花時間在手機上──包括BeReal,現實世界就在那裡,而不是線上。」BeReal公關Elisabeth Schuster如此說道。

    從Instagram看社群平台之爭

    反Instagram聲浪的出現,來自人們對於用戶為了展示什麼,又或隱藏什麼,等不同目的「過度包裝」所衍生的反感。濾鏡之下,人們看不見用戶的真實模樣,人們逐漸厭倦,並開始唾棄,那些經過包裝後虛偽不實的成分。

    2020年,由Alexis Barreyat 推出的法國社群平台──BeReal翻轉了局面。一年中躍升為法國十大社群媒體之一,並迅速拿下法國、美國、英國地區下載量的第四名。然而,歐美的一路延燒,似乎在亞洲國家前慢了下來。為什麼?

    不勇於展現自我,使我們婉拒BeReal而忠於Instagram安全的懷抱。人們往往很願意推崇真實、很鼓勵褪去虛華,卻不願將赤裸的自己如實呈現,深怕被捕捉到自身的某些不足、某些不及人、某些不完美。

    相對而言,Instagram提供了更多選擇的機會:發布貼文的時刻、準備的時間長短、展示的內容形式⋯⋯這些都是BeReal側重的逆向操作。即使BeReal有效避免了用戶們爭相比較的情況,杜絕社群焦慮的構成因素,可是,用戶的需求不曾改變:渴望光鮮亮麗的對外展現、又或選擇性妥善隱藏,這一些Instagram可以做到。然而,反Instagram的聲音並不曾消失。

    在BeReal之前,包括以語音直播組成的線上沙龍Clubhouse、或以「Ad-free & Algorithm-free」自居的Vero,都站在反Instagram的角度出現。Clubhouse由語音聊天室組成社區,用戶只通過語音連線與彼此溝通,不能夠錄音回放,聽後即焚。然而Clubhouse透過主播名氣吸引的並非忠實用戶,更似湊熱鬧的群眾,因此造成Clubhouse的基礎並不穩固。另一方面,Vero則以謝絕廣告、演算法,這些Instagram受人詬病之處下手,提出「more social, less media」,拒絕透過演算法來操控用戶所看到的內容,並避免設置額外功能使用戶沉迷其中。

    粉妝玉琢或反璞歸真

    若是以反Instagram角度出發,BeReal無疑實踐了它的理念,成功使用戶在社群上打造真實的自己。然而,Instagram的精緻美學,雖屢次被宣告落伍,卻從不曾因此消失。社群平台與用戶之間的拉扯、碰撞,一再創造出更多訴求與更多可能。有時候,用戶要求真實性,但真實往往尖銳且難以下嚥。時而真實,時而美化,不同的時刻,有著不同訴求。BeReal與Instagram相對互補,而熱潮的反覆無常,始終取決於陰晴不定的我們自己。

    (實習編輯/ 小人物雜誌 梁銓)

    梁 銓
    梁 銓
    四肢健全面目清晰,偷藏一半鈦合金的頭蓋骨。動物園旁邊畢業,記憶不太被時間稀釋,冬天食量會突飛猛進。超愛下雨、鏽外穢中、沒事拿腳餵草叢。
    255,324FansLike
    119,979FollowersFollow
    7,421SubscribersSubscribe

    相關文章

    更多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