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iuan

五年後要去冰島/喜歡少女時代(?)/推薦大家酪梨一定要沾醬油吃一次看看!

「文盲以上,菁英未滿」的百靈果們,是不是菁英,自己說了算?

政客與網紅都追求掌聲、關注權力差異所創造的宰制狀態、努力佔據特定議題的話語權,以及對特定政策的選擇權。而且,當「吸引眼球」在當代台灣,成為這些「公眾人物」的優先目標時,這些人物間的行為模式,就出現了驚人的相似性,那就是對「民粹」的運用。

迷惘會帶來改變:流浪教師陳沱的三個月的加拿大留學計畫

為什麼會出國?可以說是逃避,也可以說是去增廣見聞。相信大家工作到某個程度時,工作上的熱情會被消磨掉,不管是發生了什麼事情,總會有一些特別的念頭跑出來,可能是要換工作,或是要休息一陣子。 我呢,在工作上沒有太多的保障,所以我所做的決定是…

《茶金歲月》無愧鬥魂:臺灣人這麼拼為什麼窮?

回首歷史,黃國華小說《茶金》揭露企業風險的政治因素。透過戰後新竹北埔張家父女經營茶廠、開化肥廠的興衰,寫出「為應通膨改發行新台幣、四萬換一元」、「美援要幫助台灣群眾脫貧,資助建化肥廠、造橋等基礎建設和私人企業;國民黨政府卻只想攔截美援當軍費反攻大陸,以地換股奪走化肥廠」、「外匯管制禁止民間兌換美金,以虛假官定匯率壟斷市場,劫掠製造商出口貨款」等暴政,處處設限,像《魷魚遊戲》玩弄參賽者般,一關又一關葬送民間企業。

「台中房思琪」性侵案反思:別不知不覺成了體制的幫兇

我們的社會,我們的家長主動給予老師這種權力。憑什麼?成績、升學的績效。在升學主義的邏輯之下,涉嫌性侵的台中黃姓校長就會累積最多的信賴,最多的請託,最大的資本。狼師黃校長的資本,讓他得以對學生強加控制,對家長隻手遮天;最後,當事件爆發,他甚至可以利用在教育界的人脈,數學資優教育的成果累積的關係,使主責單位對性侵申訴相應不理。

徐熙媛與具俊曄|只要雙方心裡堅定,我們也能擁有童話般的愛情

追尋自己的愛情、就算在感情裡受傷也不放棄、不被世俗的規矩所影響。讓我們勇敢做自己故事的主角,讓現實活成夢想中的童話──這是比徐熙媛和具俊曄再牽起初戀的手更重要的事。

網路時代下的情感關係:比起追求穩定,這時代的我們選擇讓關係更有意義

「人們不喜歡長期關係,是因為他們更反省自己想要什麼樣的關係。」現代人放了更多心思在自己的需求上。這也讓當代的情感關係不總是維持在同一個框架內。而飛快的資訊也成了這種模式的助力,讓人們更容易在一場接著一場的交際中,用最快的速度搜尋到自身當下最想抓緊的對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