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流音樂vs.獨立音樂:誰是對?誰又不該?

音樂,其實就是是大眾與私人的共和體,造就音樂的主觀成為很多人會爭辯主流或獨立音樂有高低之分的依據; 但每次選擇,都在慢慢成就你的專屬品味;但尊重,卻能成就你這個人。感覺對,你覺得好聽,它就是你的好音樂。不必為音樂貼無謂的標籤。

搞品牌? 先把那個累死你的粉絲團關掉吧!

擁有百萬粉絲就是一個品牌嗎?「最近讚數變少了,辦個活動吧!」「達到五萬人的時候,辦個活動吧!」你是否也曾下過這樣的指令?就像業績下滑的時候用一劑劑促銷特效藥挽回消費者一樣。用促銷拯救業績很好理解,但是辦個活動來拉抬社群聲勢也是同個邏輯嗎?其實一個在粉絲團點讚、在IG按追蹤的粉絲,根本就不在乎你的「里程碑」。

「下課後更好學習,學生應該多玩社團。」——嘉藥科大副校長王嘉穗

「大學存在的目的是為了讓我們適應社會,現在不嘗試享受,出了社會壓力更大,不就連怎麼宣泄情緒都不知道?」堪稱全台灣最年輕的副校長開頭就顯現了魄力,對於學業成績沒有太多的想法,深信未來的競爭力是靠實力導向。自大學普及以來,一直有傳說中的三大必修學分「愛情、社團、課業」,談談為什麼有這樣一說,王嘉穗表示,因為這就是台灣未來的競爭力。

[人物專訪]David:只要想學,到處都可以是教室

「如果法律更動,讓大家自行決定要到補習班或是學校索取學歷,我真的覺得會有很多人選擇補習班。」一直以來我們總認為老師在挑選學生,然而在這過程中,學生同時也在篩選老師。放眼望去,多少人在學校課堂上呼呼大睡,課堂後再到補習班接受補習教育,「在我眼裡,學生早已用行動表示對傳統教育的抗議。」

城市浪人:流浪不只是揹個包包走出去而已

「流浪」是一個使用氾濫的字眼,從「流浪漢」、「流浪者計畫」、「流浪到淡水」......流浪其實充斥在我們生活中的各個角落。究竟這是一個被浪漫化的字眼?濫情的字眼?還只是一個專屬於不需要擔心經濟基礎的有錢人玩意?

被創業耽誤的音樂人  Hana花水木:「放棄,讓我更專注。」

Hana 花水木,科技圈閃耀的一顆新星,憑藉過人的程式編寫技巧,年僅23歲便受邀參與「獎金獵人」的創業計畫,並擔任CEO的角色。光鮮亮麗的創業背後,內心卻藏著從小懷抱的音樂夢,2015年年初,Hana鼓起勇氣在群眾募資平台Hereo上開始籌備個人創作EP的計劃,此舉又打開了Hana人生另一個傑出的領域。

音樂頑童 朱頭皮:沒有生活體驗,創作光靠靈感就完了

「創作」這件事,總被人認為是靈感的激發,但我更常跟人家說:「靠靈感就糟糕了!創作靠的是功力,靠的是經年累月內化於心裡的養分,不管來自音樂本身、書籍、電影、或生活經驗。」音樂創作也好,或任何一種創作,都是因為能夠不斷挑戰「未知」,探索未知是許多做藝術的人一輩子都奮力追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