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Natsumi YEH

2009 年我們在歐洲相遇,至今已 13 年,從懵懵懂懂的留學生,攜手走過在異鄉求學的孤獨時刻,接著在畢業後也經歷創業的血淚路程。一路走來踏入婚姻亦有九年,一路上跌跌撞撞,再看看現在,不禁慶幸身邊仍有你作伴。

我的身高比一般女生高,恰恰與你同高,我的腳比一般女生大,恰恰和你的腳一樣大,我們一同旅行的時候很方便,準備的衣物不需要多,全身上下,包含鞋子,我們幾乎通通可以交互穿搭。

我們結婚的理由一點也不浪漫,好像時間到了就該依計畫推進一般,就像日常,隨意翻頁。

於是我們在巴黎結了婚,記得在市政府公證當天,我穿了平常少穿的尖頭淑女鞋,典禮結束後我們到了塞納河旁,其實當時我的腳已經疼的不行,本來是習慣 T 恤運動鞋的人,一雙尖頭鞋,就快讓我寸步難行。我蹲在河邊,實在走不動了,脫了鞋舒展一下腳心,心裡還想著待會怎麼走回家呢?

你過來淡淡的問我一句:「要跟我換鞋穿嗎?」

「今天穿的可是尖頭女鞋啊!你怎麼穿的進去?」我忍不住笑出來。

你說,「可以吧?你腳不是很痛嗎?」說著說著就把運動鞋踢給我。

是的,這人連婚禮也穿著運動鞋。

我目瞪口呆的看著他背影,踩著我的尖頭鞋,在河畔隨意繞來繞去,此人身上還穿著西裝,整體呈現出一種搞怪的惡趣味,和美麗的塞納河實在格格不入。

腦中突然閃過一個畫面,腳下這塊說是河畔,其實就是西提島。位於巴黎的正市中心,西提島的角落處有一隅垂柳,是法國電影《新橋戀人》中,女星茱麗葉畢諾許,裸身洗澡的地方。

《新橋戀人》是我們一起看的第一部電影,也是我最喜歡的一部法國電影。

我們從第一部電影走到結婚典禮這天,我深刻知道,眼前這人就是今後要共度一生的人了,永遠那麼不在意他人目光,只在意在乎的人與事。

往後的婚姻生活裡,相互磨損感情的破事不少,但他腳下穿著我的尖頭鞋,這幅惡趣味的畫面,卻時時提醒我,我的伴侶,向來不被他人目光框住,讓我們婚姻生活,從來不必活在他人的框架之中,至今我仍深深感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