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82年生的金智英》:在父權社會的壓迫下,每位女性都可能成為金智英

因為性別平等也是你(男人)該爭取的權益。因為性別的限制,對於你們而言,其實也是痛苦的根源。

看完《82年生的金智英》這本小說之後,思考了一整天,不知道心得從哪裡寫起比較好,一方面因為覺得自己才疏學淺,談女性主義相關的議題很難說得清晰明白(所以本文不會涉及任何理論);一方面深怕被貼標籤,引發論戰。
但我還是得說,以我生理女性的身分,來推薦這本書。

因為性別平等也是你(男人)該爭取的權益。因為性別的限制,對於你們而言,其實也是痛苦的根源。

《82年生的金智英》電影劇照

生活在父權社會裡,未能擺脫掉的性別標籤

〈譯後序〉裡提到,在南韓,有女星因為公開推薦了《82年生的金智英》,導致男性粉絲的不滿與罵聲。雖然令人感嘆,然而,這卻是作者趙南柱撰寫這本小說想要反映的真實社會。
這讓我想起一件事情,小時候描述志願時,我曾有一陣子把「女總統」掛在嘴上(雖然我討厭所有刻意冠上「女」字的職稱,但為了行文方便,我們還是姑且這樣寫)。理由當然不是什麼想要改變國家社會的大懷抱,對政治也是一知半解;但我知道,當時,政壇上沒有希拉蕊、沒有朴槿惠,也沒有蔡英文,因此疑惑「為什麼沒有女性總統?」「女生也可以選總統吧!」
「如果能當台灣第一個女總統一定很酷!」
可惜的是,台灣第一位女性總統誕生後,我卻不覺得很酷,因為她的性別、感情狀態、服裝打扮、行為舉止等等還是常被拿來大做文章,甚至嘲諷揶揄,原因不是因為她是總統、她是公眾人物,而是因為她是女性。而這些大做文章的人,不只男性,更包含了不少女性。因為這父權觀念還殘滓遺存的台灣社會裡,還有不少女性尚未意識到自身所貶抑的女性,其實也包含一部分的自己。

台灣女性也一定不陌生、曾經相同、正在經歷或即將面臨的人生際遇

一樣誕生過女總統朴槿惠的南韓,一般民眾觀念裡,男女之間的不平等比台灣來得更嚴重。《82年生的金智英》正是以82年的女性菜市場名「金智英」,做為南韓女性30歲世代的化身,智英平淡無奇的生命歷程,被父母、師長、上司,乃至於整個社會「賦予」的女性角色及任務,包含在學生時期必須穿裙裝;當公司女性忙內(老么)要主動負起雜務責任;適婚年紀要結婚生子;生育之後該辭掉工作專職家務等等。
這些台灣女性也一定不陌生、曾經相同、正在經歷或即將面臨的人生際遇,我讀起來卻是心驚膽跳。
因為我也曾經把自己放在一張社會觀感裡建構起來的人生藍圖中,規劃好幾歲畢業、幾歲戀愛、幾歲結婚、幾歲生子,像是一板一眼的旅行計劃一樣,制定好明確的時間數字,打算按部就班的「完成人生」。

《82年生的金智英》電影劇照

幾經反抗,仍不敵社會壓力

好在,目前的我完全偏離那個如今看來相當驚悚的人生藍圖,繼續延續著我的生命軌跡。只是故事裡的金智英,雖然幾度意識到性別失衡帶來的衝擊而試圖反抗,但仍敗下陣來,在「幸福人生」的套路裡載浮掙扎。
由於故事主角始終突破不了現實社會的壓力而選擇當好一位女性,所以整個故事看完之後,留給我的只有滿腹的鬱悶與女性該何去何從窒息感。
因為如此,所以不得不去思考人類歷史上可能永遠無解的性別議題,做為生理機制殊異的男性、女性,在文明世界裡如何透過制度、法律、價值觀等等的建構配套,而迎來真正平等的世界呢?
如果不曾關心性別平權議題,這本小說可以做為開端,引領思考許多問題;如果已是長期關注者,這本小說可以做為認識南韓性別關係的社會學讀物,因為裡面引用了不少官方、民間統計資料,雖然不是學術研究般完整,至少也算是聊備一格。
最後引用艾瑪華森(Emma Watson)在聯合國演講中的一段話做為總結,如果看完這篇文章急著在我臉上貼上「女權主義者」的標籤(無論是褒是貶),我都希望無論是這篇文章,還是這本小說,都能誘發人深思性別的議題。


本文經 編笑編哭/B編 授權轉載
『我是B編, 出版業打滾中的多重身分人。 偶爾談一下書,偶爾談一下出版業,偶爾談一下社會。 偶爾看一下韓劇,偶爾看一下電影,有空就會寫心得。』

實習編輯 振威
核稿編輯 Xenia

振威
振威
馬來西亞人,目前在新竹就學,仍在適應台灣的生活步調。愛吃愛喝愛玩愛寫。文字風格探索中,期許能以文字治愈他人。
255,324FansLike
119,979FollowersFollow
7,421SubscribersSubscribe

Related Article

Total
0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