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拉丁》影評:茉莉,從離宮出走的公主到微服出巡的準蘇丹

原本因為《獅子王》擬真版而稍感失望的我,終於在看完真人版《阿拉丁》之後重燃一絲希望。如果是這種跟著時代推演而跟著進步的思想,什麼真人版都可以給我來一點。

從小看迪士尼卡通長大的我,最喜歡的公主就是《阿拉丁》裡的茉莉,除了養老虎很帥氣之外,更因爲她獨立、不受束縛、有想法且有個性。

但小時候天真浪漫的我沒有發現的是,在卡通版的情節裡,有不少地方仍是以男性為敘事中心。如故事後段面對賈方時茉莉的無力反抗,只能束手就擒等候阿拉丁拯救。或是故事最後父親修改了法律讓茉莉不必嫁給王子,而可以跟所愛的人結婚,即使我們知道街頭混混阿拉丁少了神燈就像大雄少了哆啦A夢一樣,也未能追究毫無治國能力的他為何娶了公主就能成為蘇丹

《阿拉丁》電影劇照

茉莉成為蘇丹:隨著時代腳步成長的真人版劇情

在原本的敘事裡,茉莉作為一個獨立且自主的女性,最終決定其命運的人、甚至人生的歸屬依舊是男性。

那麼真人版呢?撇除青筍筍的威爾史密斯有點太超現實(精靈的存在本身就是超現實好嗎),整部真人版《阿拉丁》有幾個地方很值得我們玩味。

其一,迪士尼卡通中常以歌唱抒發己見、表露心聲,真人版中當然也保留了卡通版幾首熟悉又經典的配樂,除此之外,新增了由茉莉公主主唱的:〈Speechless〉,這首歌在電影中共出現兩次,一次在賈方企圖控制蘇丹出兵小國,蘇丹與茉莉爭吵公主必須嫁給王子、好讓王位後繼有人,賈方要求茉莉接受傳統「多聽少說」,茉莉以歌曲表達自己「I won’t be silenced」,口氣略顯無奈。第二次出現在賈方奪得神燈、順利篡位,茉莉決心反撲,「All I know is I won’t go speechless」,口氣激昂且後續行動也證明了,茉莉不只意志上企圖從男性、傳統、法律掙脫,而且力行

其二,則是上述提到的故事結局。從卡通版阿拉丁成為蘇丹,與茉莉一起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改為蘇丹將王位傳給茉莉,茉莉成為蘇丹後親自修改「公主只能與王子結婚(並且王子變成蘇丹)」的法律規定;另一方面,真人版阿拉丁不是在皇宮裡等著圓滿大結局,而是自責欺騙茉莉離開皇宮,孰料竟遭茉莉追回,在眾目睽睽下被茉莉擁吻,最後茉莉帶著阿拉丁一起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

《阿拉丁》電影劇照

從茉莉的改變,彷如看見我的女性意識的成長與進化

卡通版的茉莉並無治國野心,從一開始嚮往自由離宮出走,到最終打破公主婚姻的法律規定,2D茉莉在乎的是首先掙脫制度的束縛。然而到了真人版,無論是微服出巡或是涉入蘇丹與賈方的國政談話,茉莉打從一開始就想繼承王位,並且為了此事做足準備,因此除了制度束縛之外,3D茉莉則進一步追求自我實現及精神上的滿足。

茉莉角色的立體化、自我及女性意識的凸顯,是整部真人版當中最令我讚許且心動的地方。從茉莉的改變,彷如看見我的女性意識的成長與進化。

還有一個我很喜歡的情節改編,是精靈成為一個實實在在的「普通人」。在卡通版裡,擁有自由的精靈仍保留著神力,是軀殼脫離了神燈。而在真人版中,增加了茉莉侍女的角色:達莉雅,與精靈發展戀愛支線,並在精靈「自由」之後,與他過著平凡且自由的日子。

原本因為《獅子王》擬真版而稍感失望的我,終於在看完真人版《阿拉丁》之後重燃一絲希望。如果是這種跟著時代推演而跟著進步的思想,什麼真人版都可以給我來一點。(但我暫不接受福建土樓跟消失的李翔,木蘭拯救李翔這麼重要的劇情到底怎麼省略我不想知道)。

本文經 編笑編哭/B編 授權轉載

『我是B編, 出版業打滾中的多重身分人。 偶爾談一下書,偶爾談一下出版業,偶爾談一下社會。 偶爾看一下韓劇,偶爾看一下電影,有空就會寫心得。』


實習編輯 振威
核稿編輯 Xenia

振威
振威
馬來西亞人,目前在新竹就學,仍在適應台灣的生活步調。愛吃愛喝愛玩愛寫。文字風格探索中,期許能以文字治愈他人。
255,324FansLike
119,979FollowersFollow
7,421SubscribersSubscribe

Related Article

Total
0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