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童話・世界》:老師說的愛情,卻成了女孩一輩子的惡夢

16歲女生的懵懂與對老師的些許崇拜,在花言巧語下,包裝成看似愛情的朦朧關係,這些傷有些人能當作失戀,有些人則會留下永久的傷痕。

談起師生戀與性侵,恐怕會勾起大眾對於幾年前林奕含案的記憶,《童話・世界》的導演唐福睿透過更多樣的腳步去切入,站在當事人、旁觀者的立場,來探討更多類似的議題。

是美好愛情,還是權勢性交?

《童話・世界》故事講述補教名師湯師承透過童話故事,拐騙補習班的女學生並與其發生關係,在事情暴露後。求助律師杜子甄與張正熙。

多年後類似案件再度上演,張正熙不再是初出茅廬的律師,角色也從被告辯護人轉變。

在與女學生的關係中,湯師承不斷強調與每位女學生的關係並非權勢,而是愛情,諷刺的是,在過程中,包括陳新,還真的一度認為,這段關係是愛情。

圖片來源 童話世界劇照

權勢性交,泛指透過上對下,雙方權勢不對等時,透過權勢使其不得不發生性交關係,而湯師承透過童話故事,是否構成權勢性交的要素,某方面來說確實處於一個模糊地帶,或許有人會認為,張正熙與杜子甄在法庭上的發言是詭辯,但現實是,當他們站在那個位置時,這就是他們必須相信的真相。

我們沒有辦法去探究每個女學生之所以讓湯師承一個又一個得手的原因,但對於陳新,我的解讀是,隻身於台北,念著女校的她,在張正熙出現之前,湯師承是她接觸最為密切的異性之一,16歲女生的懵懂與對老師的些許崇拜,在花言巧語下,包裝成看似愛情的朦朧關係,這些傷有些人能當作失戀,有些人則會留下永久的傷痕。

圖片來源 童話世界劇照

遲到17年的復仇

17年過後,張正熙不再是個小嘍囉,湯師承再度因郭詩琪而被引誘出來,同樣的手法,同樣的故事,不同的對象,這些都讓本來想對此事撒手不管的張正熙披上律師袍。

令人感到有些難過的是,內在已經滿目瘡痍的郭詩琦,在我看來卻成了張正熙復仇的子彈,對他來說,郭詩琦的名譽,事件曝光後對她的影響,郭爸爸的想法,這些事情如果能成就他對湯師承的復仇的話,他會毫不猶豫的犧牲,包括自己的家庭與職業生涯。

而他復仇的對象不僅是湯師承,或許某部分也是在對過去妥協的自己進行著控訴,在這十七年間,張正熙多了女兒,組成了家庭,或許是我腦部,但在張正熙的內心中,對湯師承如此執著的原因,除了陳新外,是否有一部分也是在擔憂著自己女兒未來可能遭遇的環境呢?

圖片來源 童話世界劇照

被全世界背叛後,陳新的世界停擺了

我喜歡李康生飾演壞人時的表情,就像他在《鱷魚》中呈現的一樣,是那麼內斂而沉穩,沒有太多的張狂,只是用一潭深不見底的神情告訴你,自己可不是什麼善類,並且毫不掩飾那純粹的情緒。

我也喜歡張孝全在17年間從懵懂迫切,到城府深固的過程,他的轉變彷彿是映照著現實的殘酷,在法庭上沒有正義,只有真相。

圖片來源 童話世界劇照

但我最喜愛的還是江怡蓉飾演陳新時,那無聲的吶喊,在故事交錯間,能很明顯感覺到陳新對於湯師承是真的動了心,也能感受到那赤裸的妒忌與深感背叛的錯愕感。

但讓陳新最終壞掉的,並不是湯師承,而是那個嘴上說著要幫他告死別人,那個在他失去湯師承後,讓他最為依靠信賴的人,在法庭上,幫助著那個將自己的心撕成碎片的湯師承,將與他有相同遭遇的童希真,推入名為輿論的深淵。

在十七年後的陳新,他的眼中沒有怨恨,沒有責備與糾結,揚起的笑容彷彿暗喻著他的時間仍舊停留在,他的世界尚未破滅之前。

圖片來源 童話世界劇照

受害者在輿論下的自我糾結

透過《房思琪的初戀樂園》一書,有更多人開始關注師生性侵與權勢性交等相關議題,但無奈的是,在這些故事中,舉證的過程是那麼的舉步維艱。

當中的模糊地帶不說,更令人糾結的是那名為社會框架的牢籠,狠狠的羈押著女學生的家人與她們自己,在社會輿論的壓力下,甚至質疑起自己的感情到底是愛情,還是被操弄的崇拜。

就像是郭詩琦父親的糾結一樣,雖然嘴上說著女兒未來要嫁人,對名譽有所打擊這樣看似父權的話語,但實際上,郭父又何嘗不是在傳統價值體制下,被社會牢籠深深關押的受害者。

那份無奈,或許才是我們這些非當事人所難以同感的。

圖片來源 童話世界劇照

童話故事,不一定都有美好結局。

現實世界,終究看不到幸福來臨。

唐福睿導演透過自己曾身為執業律師的見解與經驗,用更全面的角度讓觀眾有更多的思考空間,透過現在與過去不斷切換的手法讓觀眾了解事件的全貌,雖然在畫面與敘事上讓人感覺似乎少的點什麼,但該作在議題與故事完整性上,透露出超過一個首次執導作品的成熟。

更別提江怡蓉在這次的演出更加突破自我,令人亮眼的不僅是她在床戲上的大膽表現,更是法庭那一幕的崩潰情緒。透過揚起的嘴角,無聲卻充滿衝擊力,令人彷彿能感受到她內心那股撕心裂肺的情緒與內在逐漸崩解的折磨。

這樣的表現,反而是從張孝全與李康生身上看不到的,作為台北電影節的閉幕作,《童話・世界》不僅夠格,更展現出其獨特之處。

本文經隔壁放影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實習編輯:陳念渝
核稿編輯:Xenia

陳 念渝
陳 念渝
桃園人,目前在新竹讀書。喜歡文字、喜歡旅行。
255,324FansLike
119,979FollowersFollow
7,421SubscribersSubscribe

Related Article

Total
0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