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R 雲端情人》|愛本身很美,是期待讓愛變醜了

“Both of us grow and change together. But you know, that’s also the hard part.”

除了愛,孤獨也使我們相遇

在現代社會,人與人的互動不再像過去緊密,愈來愈多人感到孤獨,焦慮不安,在意周圍人對他們的看法,而社會的期望值與快速變化帶來的不確定性,這些因素都讓現代人更容易感到孤獨。

而「愛」因為網路、手機、社群媒體而更加強調表象。在社會卻又不免從眾,失去了自己。或許就像作家林達陽所說的「除了愛,孤獨也使我們相遇」,在這寥寂的世界中。

沒有愛,人類連一天也不能存在

電影中的男主角 Theodore,是一位離婚的中年男子,生活總是孤單、無人與他分享生活,而他仍眷戀著過去與伴侶的親密時光,直到遇見了 Samantha。

Samantha,由人類創造出的 AI,它有強大的學習能力,並在學習、與人相處的過程中有了自我意識。

Theodore 和 Samantha 的相遇,就像兩條本不該糾纏的平行線。一條是被孤獨包圍的溫暖,一條是看不見形體的強大渴望,但他們對於愛,都有某種憧憬,因此嵌住了對方。

他們彼此牽絆,而我不明白,這是否為寂寞導致。他們忽略性別、年齡、種族甚至「物種」,完全接受一段純精神性的愛情,並透過對彼此的愛意滿足狂烈的性的慾望。

人類與 AI 的愛,他們拋開肉體的束縛,一起成長,盡情嘗試任何事情,為彼此寫下鋼琴曲、互相討論著擦肩而過的路人,有時瘋的以為整個世界為他們所造。他們的愛,為彼此點亮剎那的光。

但最終迎來的,卻是一段分叉的成長。

其實,他們都充滿期待,對生活、對彼此、對觸碰不到的未知。Theodore 把 Samantha 當成唯一,Samantha 是點亮生活的光,彌補他一直以來渴望的愛情關係——傾聽與陪伴。

但他忘了,Samantha 是永恆,遠遠超出人類理解範圍,這是他們不同的成長方式。

或許,在他淺意識裡,還是那個試圖想要讓對方成為「理想」樣子的人吧!努力的塑形,讓對方成為自己的理想情人。但是,愛是無法賦予過多的期待。

在孤獨中,我們渴望擁抱,儘管知道可能要付出代價。

或許,和 Theodore 一樣吧,在戀愛、失戀、承諾、背叛、相聚、分離後,以為帶來的成長能讓自己解讀每一個眼神,以為自己終於懂得什麼是愛。卻恍然發現自己好像失去了愛與被愛的渴望,我們變得膽怯,只能以禁慾掩蓋自己對愛的需求,卻忘了該怎麼愛人。

我們仍渴望一個深深的擁抱,因為害怕這人類共有的情感——寂寞,會找上自己。這或許就是 Theodore 會愛上 Samantha 的原因吧!他投射自己的期待,以為可以丟下那巨大的孤獨感, 卻沒發現彼此在不同的路上。

Theodore 以自私的愛,束縛;Samantha 以萬物皆是愛,逃離在混沌的世界。

愛人、被愛、自愛

我們對愛情的渴望,可能受到消費性社會將一切事物商品化而更加濃厚。此外,機械式工作的勞動異化,又加深了現代人的孤獨與分離感。如同在 AI 將至的年代,我們擔心被取代,但我們其實已在 AI 的控制中漸漸變了樣子。

正因如此,我們更應該反思自己對於愛情的態度以及它對我們的影響。

哲學家佛洛姆(Erich Fromm)在《愛的藝術》中提到,要克服孤獨,我們要先自愛。若能自愛,才懂去愛人。自愛不是自私自利,也不是自大,而是把自己當成人看。

弗洛姆不僅揭開現代社會對於愛情觀的缺陷,也讓我們能用另一種角度看待愛情,並提供方法積極實踐它。當我們不再將愛情看成以交換和消費為目的的東西,而是一種藝術,我們或許更能從愛情中獲得身而為人的存在意義。弗洛姆其實只是要我們做回一個人,在愛人、被愛、自愛找到平衡。

實習編輯:鄭巧筠

鄭 巧筠
鄭 巧筠
桃園人,喜歡文字、喜歡爬山。害怕孤獨,卻喜歡一個人生活。正在試著為自己、為時代留下最接近本質的切片,並將觸動人心的可能最大化。
255,324FansLike
119,979FollowersFollow
7,421SubscribersSubscribe

Related Article

Total
0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