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男行為研究社」爆紅:性別對立是越演越烈還是有對話空間?

更重要的是,「男生們也要相信這個世界正在改變,有越來越多人不是以你有沒有五子登科,你有沒有女人,來評價你。」

情侶/夫妻間的異性戀性別戰爭,從來都是網上的熱議話題。2020年開始經營、2022年爆紅的社群粉絲專頁「直男行為研究社」,在Instagram上累積24.3萬位粉絲,Facebook上也有16萬名追蹤者。

這個以討論直男在與異性交流時的爭議言行為主的粉絲專頁中,刊登了大量網友投稿、男性與女性的對話截圖,當中有不少引發大量討論。被曬出的「直男對話」中內容,包括男性在追求女性的過程中受挫而惱羞成怒,如出言批評女方太老、嫁不出去等;或是當雙方意見不同,開始出現男性説教(mansplaining),要求女方「多念哲學」;追求失敗後批評女方「喜歡給人玩」、「想當慰安婦」等。

此外,今年7月,Facebook社團「爆料公社」亦出現一則爆紅熱文:一名網民聲稱,親戚來家中拜訪時,因為親戚孩子想要玩具,她擅自將丈夫長年珍藏的哥吉拉模型送給小孩。丈夫知道後相當生氣,認為妻子並不尊重自己的財產與興趣,該網民指控老公「幼稚、像個小男孩」,隨後將兩人吵到瀕臨離婚的對話截圖貼上網。該事件被許多網友戲稱為「哥吉拉離婚」。
有網友認為,文中的妻子不尊重丈夫的財產,也沒有認知個人界線。而在一些社群中,這則故事被一些人認為是性別戰爭——男性網民批評「台女」,就是貪婪、無理取鬧、亦不尊重男性:「台女大勝利」、「只把男方當ATM」。

圖片來源:pexels

直男癌與母豬教,網路標籤貼不完

在網路性別戰爭越演越烈之際,我們採訪了幾位女性主義者、性別研究學者、以及異性戀情侶,聊聊他們對這些論戰的看法,不斷升溫的「直男/直女行為大賞」背後,是否存在哪些性別困境,以及這些看法如何影響到情侶對於親密關係的經營。

接受採訪的其中一對情侶,是27歲的工程師Kevin,與30歲的顧問Laura。兩人在一家軟體公司相識,他們提到,自己所屬的科技產業中,往往瀰漫著強烈的「直男癌」氛圍。

所謂「直男」,最初僅是異性戀男性(straight men)的英文翻譯,相較於台灣多稱為「異男」,「直男」一詞大多在中國使用。約莫2014年開始,「直男癌」一詞在豆瓣、微博等中國網路社群出現,用於描述某些「對於性別議題思想保守的異性戀男性」,如對性別平等、同工同酬、或是女性主義等價值觀較持負面態度者。

Laura説:「我們當時在一家軟體公司工作,環境非常的『異男』,上從老闆下到打掃阿姨,都對男女態度非常不一樣。女同事是不是『漂亮女生』,也會得到很不同的待遇。當同事們一起出去吃午餐,在男生比較多的場合討論到性別議題,聽到的意見都是很男性中心的。例如組員有那種(炫耀自己是)『台北李奧納多』、女友一直換的類型;或是吃飯時會有男生説『女生超過25歲』就怎樣怎樣之類的話。」

在中國網路興起的「直男癌」一詞的同時,「母豬教」一詞在台灣網絡出現。約從2015年開始,一名在PTT論壇ID為「obov」的網民以「母豬」稱呼特定女性,包括但不限於外表不符主流審美的女性、期望男性約會付錢的女性、喜愛交白人男友的女性、女性主義者等等……隨後逐漸出現大量如「母豬就應該給豬幹」等熱門推文,男性網民之間,興起一股「母豬教」熱潮。

「直男行為」的背後:受困的性別羅曼史腳本


高雄醫學大學性別研究所助理教授餘貞誼(2016)曾在學術期刊《婦研縱橫》發表研究〈「我説你是你就是」:從PTT「母豬教」的仇女行動談網路性霸凌的性別階層〉,分析了「母豬教」論述。

她指出,這些厭女(misogyny)想法,慣於將女性劃分為「好女人」與「壞女人」(即所謂「母豬」),而其好壞的劃分標準,來自於女人是否尊重男性、維護男性利益等等——透過將女性化為男性性對象的可能,羞辱懲罰(shame punishment)所有不符合標準的女性。

在直男行為研究社的貼文當中,時常出現男性在意識到自己追求失敗後,便怨懟女方、索討金錢與禮物、或甚至公開辱罵等行為。「好像不管是私訊聊天、或是男女約炮訊息中,也有很多類似情況。因為我也很常看到推特上有人會四處去私訊或留言女生説:『約嗎?三十,台北』,然後當女生回覆『你要不要要照照鏡子』,男生就會暴怒。」Kevin説。
關注性別議題的台灣Podcast「衣櫥裏的讀者」主持人黃星樺,也提及自己對於所謂的「直男」定義與行動,有許多反思。

「我知道我們説所謂的『直男』,在追求女生的時候常常容易做出罔顧對方意願的行為,因為在他們的成長經驗中,從偶像劇、A片、或小説學來的行為,讓許多男性會有一個錯誤的認知,就是認為世界上有個『最理想的男生形象』:有車有房,高又帥——你越符合這些條件,就會得到越多女生喜歡。社會上也允許這個男性範本,只要夠man到某個程度,能夠約會規劃完美到某個程度,就能追到我喜歡的女生。這是個狹隘的、對於戀愛腳本的規範。」黃星樺説。

關注網路與親密關係議題的政治大學新聞系副教授康庭瑜受訪時也指出:「當然男性有不善於溝通或平和討論的部分,不過從這些討論中,也透露出一些其他面向。像是可以發現社會教導男性要有『陽剛氣質』所帶來的副作用。像是求偶焦慮,它本身就是社會教男性典型的陽剛腳本的副產品,社會要他們『五子登科,要有女人』才是『成功的男人』,而如果沒有,你就是『魯蛇』(loser)。當你這樣不斷教導男性這個腳本,那些沒有女人的男人們,就會出現求偶焦慮。」

另外一個特點則是,在男性成長過程中時常被教導「好好唸書,以後就有女生喜歡」,但這樣的腳本卻已經跟不上時代的改變。

「(很多人都會)從小告誡男生説,你不要急著談戀愛,等你考上台大清大、進了台積電、當了醫生,女生就會排隊來等你。只是當他們長大,發現自己即使擁有一定財富或社經地位,女生竟然還是沒有反應,就會很容易崩潰。」康庭瑜説。例如在直男行為研究社貼文中,也有好幾例男性在對話中提到類似於「我明明是某某職業、我的社經條件很好,你又是哪位啊?」的想法,來表達自己遭到拒絕的受傷。

圖片來源 Pexels

以「台女」之名:當社會就是個大型的「直女行為研究社」

在社會規範的性別腳本中,不只異性戀男性受到約束,女性同樣也會因這些潛移默化的規範更傾向採取某些行動。康庭瑜指出:「當然,每種性別在親密關係都會有行為失當的時候,但某些行為常是男生多於女生,有些則是女生多於男生,就可以知道不同性別擁有不同的社會腳本。」

有網友曾開玩笑,認為「直男行為研究社」過於站在女性角度批評男性,因此也要開設「直女行為研究社」,批評女性在親密關係中的荒謬行為。

27歲、身為女性的新聞工作者Rui表示,自己會擔心,如今在閲讀網路討論的風向「好像會有個道德壓力,大家都要站在女性的地位去思考。我自己的想法傾向是,我會比較想要去屏除性別去看這些事情」。

不過,Rui的男友,30歲的研究生Yue則認為,在這些議題上站在女性的角度並沒有什麼不好:「其實説穿了,整個社會至今都還是一個大型的『直女行為研究社』。」當女性的穿著打扮、一言一行總被放大檢視、被羞辱為「母豬」的時候,「開個直男研究社也沒什麼關係啦。」Yue表示。

性別腳本的差異與造成衝突,隨著相關討論越來越多,確實得到更多討論與鬆動的空間。然而,這依舊需要長時間的推演與實踐。

康庭瑜指出:「像是母豬啊、台女啊、女權自助餐啊這些名詞,異性戀關係裏面對女性的憤怒與抱怨,依然是存在的,例如指責女生吃飯不付錢,結婚不付錢,問她要吃什麼都説隨便,結果內心其實有意見。很多對『直女』的抱怨,都是以『台女』之名在流傳。這背後當然也有性別成因,例如我們長期教導女生要委婉,不要強烈表達意見,教她們男主外女主內,也是出於這種腳本。」

「所以,就算開了直女行為研究社,發出來的文章也是很舊啊,因為那些批評早就存在了。」康庭瑜説。

此外,她也補充,這些性別腳本當然也不是決定論的,人們仍然可以透過日常生活的實踐來選擇自己想要的親密關係形式。「這不是個determinism,假設我説,雖然實證數字中,某些結果一定是男多於女,或女多於男。例如假設在路上搭訕別人,被拒絕後以暴力迴應的,女生一定也有做過,但男生數量高於女生;或者婚前會跟另一半説婚後你出錢、我不要出錢,這種性別一定男生也有這樣做過,但我們知道可能女多於男。不過,這依然不是代表男生一定會去打人、女生一定會不付錢。也會有人意識到這些規定中的荒謬,而選擇不遵守腳本。」

線上不文明:網路的站隊、發洩該如何促進建設性對話

除前述分析在面對親密關係的典範轉移,舊腳本已不適用於當代情境的問題之外,亦有討論認為,近年來網路性別論戰漸有越演越烈趨勢。一些看法相信,這並非完全出於發言者的立意或議題本身,而是網路本身帶有的特性,使得許多言論中的敵意被聚集放大。

黃星樺提到自己近年對於社群論戰的觀察:「網路本身是個適合站隊、發洩的地方,不只是性別,其實各種議題討論到最後,常常都成為抱團取暖,甚至連文法問題都可能吵得起來。」

事實上這並非台灣獨有的情況,已有不少學術研究者以「線上不文明」(online incivility)來描述此景。部份學者認為,某些用嘲諷的方式討論公共議題的情況,可能會加深戰爭。

康庭瑜認為,將這些性別議題搬上公共空間、並開放彼此討論,仍有其必要。只不過,要怎樣讓彼此一方面能坦承説出經驗、一方面也能溝通更順利?是個仍要持續從做中學習的努力方向。

此外,亦有量化研究發現,即使出現所謂「線上不文明」的網路發文與留言,但若仔細分析其內容,仍可發現男女不文明程度不均、男性發言不文明較女性更容易被包容、以及男女發言權力不對等的問題。

直男行為研究社社長表示,自己最初開設粉絲專頁的起心動念,是因為在日常生活中遇到男性做出一些出乎意料的行為,會放在限時動態與朋友們分享,隨後被朋友鼓勵,才開了一個帳號公開分享。隨後因為關注者越來越多,她也開始收到讀者的反饋,諸如:「謝謝這些貼文讓我知道我不孤單,讓我知道,不是因為自己哪裏沒做好才引來這些遭遇」、「原來大家都會面對這些,讓我結束了無盡的自我檢討」。

社長説:「甚至也有直男社員跟我回饋,『這些案例之前我也做過,知道會造成女生困擾了之後趕快停止了』、『我現在説話前都會多想一下,是不是這麼做會造成別人的不舒服。』」

「我才知道,(直男行為)研究社除了娛樂功能外還兼顧了取暖功能、停止被害者自我反省功能、警示功能,甚至還有一點點的教育功能。」

至於要長久地建立對話管道,該如何著手?康庭瑜表示:「除了數位素養的教育之外,可以做的當然還有家庭教育,例如新世代的父母,要是繼續教孩子這套(腳本),可能長大反而會害了他們。那如果你是已經長大的男生,倒是可以重新思考陽剛氣質的社會建構性,就是意識到『人沒有一定要成為哪個樣子』。」

更重要的是,「你也要相信這個世界正在改變,有越來越多人不是以你有沒有五子登科,你有沒有女人,來評價你。」康庭瑜説。

本文轉載至歪腦|WHYNOT,原文刊載於此

實習編輯: 陳念渝
核稿編輯: Xenia

陳 念渝
陳 念渝
桃園人,目前在新竹讀書。喜歡文字、喜歡旅行。
255,324FansLike
119,979FollowersFollow
7,421SubscribersSubscribe

Related Article

Total
0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