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一女樂儀旗隊的12個帥氣故事

加州帕薩迪納市每年一月一日舉行美國玫瑰花車遊行,2023年將是睽違18年後再一次全員前往,在來自世界各地數十萬觀眾面前展現北一魅力。

甜甜剛進北一女那時,有次我在學校看到樂儀旗隊正在操場練習,超興奮的,沒想到能親眼目睹以前只在電視上看過的畫面,趕緊手機拿出來,才一下下,就有個頭髮很短,裙子也超短,穿著白色長靴的學生走過來,舉起雙掌說,「請不要拍攝,我們練習的畫面不能外傳。」

「啊,好好我不拍,但可以問一下為什麼嗎?」
面容嚴正的女孩嘴角輕輕牽動,「這是樂儀旗隊的規定。」

漸漸的,稍微注意一下的話,會聽到越來越多關於樂儀旗隊的神祕規定,例如學妹不能追蹤學姐IG或是隊長不能使用社交軟體之類,我也不懂為何明明沒有強制剪髮,但旗官跟隊長卻清一色超短髮造型,還有她們練習時會發出一種腹語般的口令聲,沒有語言,沒有足以對照的文字,但一聽到那聲音隊員馬上知道要幹嘛,超魔幻的。

好奇第一名阿芬阿姨我,經過兩年多醞釀、潛伏與採訪,終於彙整出12個關鍵詞,或許可以呈現這群全台最高調(國慶演出、曝光度百分百)同時也最低調(沒有任何個別成員變成矚目焦點)社團的部分面貌吧。

1,不能說的祕密。

「為什麼剪短髮呀?」阿姨問。「這是祕密。」某位隊員回答。
「腹語口令是怎麼回事?」「這也是祕密,但只要進了北一儀隊自然就能聽懂。」
腦中還有十萬個為什麼載浮載沉,實在太好奇了:「整體說來,大家看得到的可以講,內部運作就不會向外公開。例如很多人會問為什麼我們在校園裡走那麼快、裙子那麼短、怎麼選幹部、學姐學妹規定,還有能不能用社交軟體,這些一般不會直接說明。」

「兩年前規定有鬆綁,旗官可以使用社交軟體了,但隊長仍然不行,隊長須維持嚴肅形象,不用社群軟體可以避免個人資訊外流,也比較不會受外界影響。」那會覺得生活受到限制嗎?「不會啊,」某位隊長笑咪咪地回答,「有這個外在力量約束自己不要用手機,反而多了很多時間出來。」

「可是我還是想知道,為什麼練習時不能拍照呀。」
「喔,就像沒有任何藝人會化妝化到一半時讓別人拍照對吧?」
「哇妳好會喔,這麼一講我突然懂了。」

北一樂儀來自軍樂儀隊,歷史為她們留下了軍隊化管理的文化。好比軍事機密不可以走漏風聲,社團相關的內部運作自然也約定俗成:不能說,全是祕密喔。

2,橘高校。

前陣子日本橘高校管樂社來台,大家都在比什麼橘高校綠高校的,我問了北一女這群女生的看法,她們露出感覺十分沉穩的笑容,「我們其實是風格完全不同的團體喔,真的無法比較,就像橘色不是綠色,綠色也不是橘色那樣。」

「說起來橘高校管樂社真是很厲害的隊伍,吹奏的同時還能跳舞,完全可以感受到他們活力滿滿、笑容滿滿、夢想滿滿的中心思想,不同的地方在於他們主要是定點跳舞,我們注重走圖。

北一樂儀是從軍樂軍儀來的,所以很多人覺得我們像軍隊,正因為如此,我們本來就是拿刀、槍、旗的,有著專屬的俐落感,要是讓我們拋槍時揮手跟跳舞反而會失去北一的傳承,活潑優美的部分則是由旗隊來呈現,這樣的組合我覺得非常好看,所以跟橘高校不一樣也完全沒關係。

很多人會說儀隊這套已經過時了,但我認為它是一種文化、一種傳承,北一樂儀旗本來就有自己的風格,我不會說我們比他們好,但絕對不會差到哪裡去,用心準備好久的東西被跟我們尊敬喜歡的隊伍比較,然後還被罵得一塌糊塗真的不是我們想收到的回饋。」

風格有別,但無論是努力的汗水或彼此的革命情感,又有哪裡不同呢?

3,不一樣的青春。

某位隊長告訴我,國中時模擬考她落點大概在附中、中山,但看了北一女樂儀旗隊元旦時在總統府前表演,被總隊長氣場帥到,「覺得一定要考上北一女,備考時剪掉長髮,在書桌旁邊放一個鏡子,每次想懈怠時就看著鏡子告訴自己,妳都已經剪頭髮了,一定要考到!」
「考上開學當天就衝儀隊報到嗎?」看著她真情流露我忍不住笑了。
「差不多,一放榜就去填意願調查表。」
「那有想當隊長嗎?」
「好啦,有,但我沒有說出來,沒想到最後居然選中了我。」

「想當隊長怎麼不說出來呀?」
「雖然初心是被隊長感動的,但我猶豫了,這個隊長一當下去,青春就註定跟人家不一樣,北一活動很多,什麼電影節、萬聖節,大家玩瘋了,動不動就穿奇怪衣服躺在操場上,我真的要去當隊長然後整個高二設限自己?」
「那為何最後還是當了?」
「我回頭問國中時的自己,妳不是發誓要拿到那把隊長的刀嗎?」她抓抓頭,笑得可愛又帥氣,「最後經過學姐評鑑,某天她們告訴我,『就是妳』。」

「哇,好酷喔,學姐是因著什麼特質選中了妳?」
「不知道,她們不會說的。」
「也是祕密?」
「對。」
「公布那瞬間有高興到跳起來嗎?」
「這倒是沒有,但有衝回家跟我媽說,『我做到了!』」

4,學測就上。

「所有社團應該妳們最操吧,這樣會不會念書時間不夠?有隊員曾經想過把重心放在分科或甚至考慮重考嗎?」
每個受訪者都搖頭,「沒有,我們學測就要上。」
「哇,那如何安排每天作息?」
「哈哈,請叫我們時間管理大師。」

受訪者A:「我每晚大概十點或十點半會開視訊跟隊員一起念書,最晚凌晨一點睡覺,就是因為知道社團要花非常多時間,所以上課特別認真,回家快速整理一下今天上過的課,維持每天都念兩到三個小時的書。」
受訪者B:「高一進來時,學姐說要珍惜跟床相處的時間,果然現在每天忙完練習跟處理隊務後再念書,大概十二點半才能睡,我家離學校又遠,五點多要起床到學校帶大隊體能,每天睡不到五個小時。」
受訪者C:「念書當然有時間,每天晚上都是時間啊,廢課也可以念自己的書,如果還不夠,熬夜就會有更多時間啦。」
受訪者D:「念書也是需要體力的,我們室外的訓練剛好是鍛鍊體力的大好機會,我敢說我們念書效率因此變得有夠好。」
受訪者E:「不用擔心成績退步的問題啦,有進步就好,跟自己比就好,不然一堆怪物是要怎麼超越她們。」

5,又忙又累。

受訪者F:「我們有學姐學妹制,每個人都崇拜自己的學姐,覺得她們不但會教妳東西,還同時可以進行練習、處理隊務,並考上很好的學校,學妹自然想像學姐一樣拚,於是中午根本沒時間吃飯,下午三點才有空檔衝大小熱找東西吃,除了練習外,常常一個中午就跑教官室三次,討論練習、場地、學妹等問題,累到我們三個隊長很想乾脆直接住在學校的隊長室裡好了,有天晚上我不小心太早睡著,隔天起來,發現LINE已經999+,每天要處理的事情實在太多,忙得…真的,腦子一片空白。」
受訪者G:「讀書很苦、練習很苦,但不試試看怎麼知道自己做不做得到,反正才兩年,得到的卻受用一生,投資報酬率很高啊。」
受訪者H:「老實說剛加入時超後悔的,突然多了一堆規定還有體能訓練,但是之後會發現自己比原先以為的更強,這是如果一直待在舒適圈的話不會發現的。」

6,最難的事。

儀隊隊長:「大家可能覺得槍法很難,但其實最難的是如何在做好槍法的同時移動隊形並維持端正儀態。」

樂隊隊長:「樂隊的話最難的就是要邊走邊吹,或是說邊跑邊吹,還要維持好的音色跟音符長度,一邊記圖點一邊背譜,並在很喘的情況下演奏,甚至有些樂器很重,但觀眾不會知道全部這些事要一起做有多辛苦多不容易。」

旗隊隊長:「旗隊最難練的應該是在場上邊做動作邊走到自己的圖點,而且由於旗隊很注重每一支旗子的平面與角度,那些都是在修正時比較麻煩的,某些高難度動作特別需要肌力和體力,同時又很考驗自己的膽量,對現在的我們來說, 走完一整首10分鐘的大場的確是不小的挑戰。」

7,太陽的後勁。

每個隊員此時都站起來,讓我看她們天天大太陽底下曬出來的痕跡,腿上有裙痕、靴痕,手臂上有袖痕,其中一人比了比自己的臉,「疫情之後,又多加了口罩痕。」

8,再熱都要穿長袖。

北一女儀隊不論冬夏,表演時都要穿著厚重制服,為了適應,她們一年四季穿長袖校服,夏天每個人熱得整個背後汗濕也笑笑的不以為苦。

9,第一次表演完真的哭出來。

儀隊隊長說,「高一時崇拜學姐,到現在高二自己變成學妹的榜樣,而學姐是妳的後盾。」一位隊長說,「表演時旗官跟白槍會併成一個很大的排面,平常練習時是總隊長在看,記得總隊長學姐第一次帶我看排面時我好感動,等到我們第一次演出,學姐也來看,我站在後面看著我帶的人一排站在前面,而學姐站在我旁邊,那種傳承的感覺讓我一下場就哭出來。」

旗隊隊長說,「我們每次表演前學姐都會來幫我們加油,告訴我們,『明天風一定不會太大』,表演一結束學姐也都會衝過來說『妳們很棒』,真的會很感動。」

10,美國玫瑰花車大遊行。

今年十月橘高校與北一女交流會上,校長陳智源提起,「北一女樂儀旗隊將在明年參加美國玫瑰花車遊行。」
此言一經翻譯,全部橘高校學生「欸」地驚呼出聲,因為2023年亞洲唯一邀請的學生隊伍就是北一女中,橘高校管樂團過去也參加過好幾次,但遺憾地這屆他們並未在表演名單之中,橘綠無緣在美國重逢。

加州帕薩迪納市每年一月一日舉行美國玫瑰花車遊行,至今已經126屆,北一女樂儀旗隊於1997及2005年兩次參與,去年也曾獲邀,但因為疫情無法成行,2023年將是睽違18年後再一次全員前往,在來自世界各地數十萬觀眾面前展現北一魅力。

由於全部經費高達兩千萬,這段時間以來學校跟樂儀旗隊積極向政府及民間募款,目前仍有一部分缺口待補,有意捐款的人,可以速洽北一女樂儀旗隊喔。

11,進北一樂儀旗的理由。

「因為學姐帥。」

「不想變成只會念書的書呆子。」

「學校規定一定要有一個社團。」

「很怕進北一真的胖八公斤。」(咦)

「想要擁有不一樣的青春。」

「因為不一樣,所以熱愛。」

圖片來源:王蘭芬Facebook

12,學姐。

2022年8月18日新生訓練,是高二這屆樂儀旗隊第一次正式演出,所有學姐都來了,她們坐在最前面,對著緊張到腳發抖的學妹們喊:「學妹不要怕,學姐在這裡!」

看她們每個都感動到快哭的樣子,馬上接著喊:「學妹不要怕,學姐沒在看!」

而阿芬阿姨我,費盡千辛萬苦寫完這篇稿子的最後一句時,也眼睛含淚想跟著吶喊:「女孩不要怕,宇宙妳最帥!」

#鳴謝北一女樂儀旗隊家長後援會協助聯絡以及樂隊某位不願具名指導老師資訊支援

本文授權轉載自 王蘭芬粉書專頁

實習編輯:梁銓

梁 銓
梁 銓
四肢健全面目清晰,偷藏一半鈦合金的頭蓋骨。動物園旁邊畢業,記憶不太被時間稀釋,冬天食量會突飛猛進。超愛下雨、鏽外穢中、沒事拿腳餵草叢。
255,324FansLike
119,979FollowersFollow
7,421SubscribersSubscribe

Related Article

Total
0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