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流麻溝十五號》:你我理所當然的自由,是她們從容赴義的微笑換來的

用電影了解一段台灣歷史,是對普羅大眾而言,相對好入門的方式,當我們享受言論自由的同時,也應該認知這一切是多麽的得來不易,是多少人的犧牲奉獻

《流麻溝十五號》講的是一批特殊的女子分隊,他們來自各種身份與職業,僅只因被認定有思想能力,可能反動,就被帶來島上,抹去姓名、壓抑思想,淪為黨宣傳政績的工具。為了渡過漫長歲月的蹉跎,她們必須找到面對命運的方式。

知識份子、火燒島與生存

白色恐怖後期,忌憚美國政府的國民黨,將原本的武力鎮壓,改以關押改造的方式,處理當時的知識份子,而當時囚禁他們的所在,就是有火燒島之稱的綠島。《流麻溝十五號》講的是一批特殊的女子分隊,他們來自各種身份與職業,僅只因被認定有思想能力,可能反動,就被帶來島上,抹去姓名、壓抑思想,淪為黨宣傳政績的工具。為了渡過漫長歲月的蹉跎,她們必須找到面對命運的方式,不管是將頭低下,還是挺直腰桿,在火燒島上,生存的意義,就是在十分的威權下,只做八分的服從,留下的兩分,給自己、給自由、給未來。思想會被壓抑,但抹滅不去,只要還記得自己是誰,就不會成為孤島,任憑大浪拍打,站穩腳跟,仍是個堅定的個體。

《流麻溝十五號》由姚文智出品,周美玲擔任編導。本作在執行上的難度不小,不僅因為有真實歷史背景,改編與史實間的火侯如何拿捏外,白色恐怖的戒嚴主題如何不淪為嚴肅說教,又能讓觀眾感同身受、戒慎恐懼,加上當時的時空背景,台灣族群的組成複雜,角色間溝通使用的語言就多達七種,如何將如此多又沈重的元素發揮得感動人心,實屬考驗。《流麻溝十五號》打了張相對安全的牌,將女性的各種樣貌以不慍不火的方式推出,透過余佩真飾演的女學生杏子,將女子分隊裡的眾生相,以一個光輝善良的角度描繪速寫,她看見舞者陳萍為了生存而妥協,看見嚴姐為了不成為失去思想的走肉不屈不饒,看見黨的要脅利誘,看見隨時都會一無所有的生存恐懼。她雖然身心承受著苦痛,卻總是能看見人性的美好,她的眼淚雖然澆不熄火燒島的暴戾,卻能激起觀眾心底的漣漪,知道現在被視為理所當然的自由,是從容赴義的微笑換來的。

圖片來源/高雄電影節臉書

三位女主角的痴、真、狂

三位女主角的表現皆十分出色,互為映襯又各自發光,杏子的真、陳萍的痴、嚴姐的狂,余佩真、連俞涵、徐麗雯三位演員各自展現細膩詮釋,在全片悲傷憤慨的氣氛裡,帶出不僅止於眼淚的層次堆疊,微小至眼神與語氣皆能有戲,非常厲害。其他如李雪、徐韜、莊岳等人也為戲換了口音,突破各自以往的表演習慣,也算各司其職,維持住當時獨特的時代氛圍。

雖然本片定調上是部女性電影,但綜觀來看,率先起義的是男子分隊,讓女性陷入危險的也是來自男性的愛,原本不合作運動的敘事從嚴姊先起,最後卻讓男子分隊站上轉折高潮,不免少了來自嚴姐代表女性反抗的意象,僅呈現其最後為全大局犧牲奉獻的情操,有些可惜。話雖如此,陳萍為求離島,委身權貴,明明想武裝自己,卻又被杏子的真摯良善感動的心理拉扯,是本片在個人情感描繪上,最立體鮮明的一個,也許這才是導演想要定的位置也說不定:女性就是自己的主體,只要說好自己的故事就好。

圖片來源/湠臺灣電影 thuànn TAIWAN

用電影了解一段歷史

本屆金馬獎的入圍片有太多風格強烈的作品,相比之下《流麻溝十五號》顯得安全許多,雖然最後只入圍了最佳原創歌曲一項,但執行上確實比起《花漾》更加穩定,也許明年台北電影獎應該就能有所斬獲了吧。用電影了解一段台灣歷史,是對普羅大眾而言,相對好入門的方式,當我們享受言論自由的同時,也應該認知這一切是多麽的得來不易,是多少人的犧牲奉獻,用汗水、淚水、血水換來的。且用且珍惜,面對資訊爆炸的時代,不要放棄思考,不要被輕易餵養。

戒慎恐懼,保持良善,

掌握自己的發言權,尊重別人的發言權,好好觀察,好好投票。

圖片來源/湠臺灣電影 thuànn TAIWAN

本文授權轉載自 狐狸電影臭幹譙

小人物編輯部: Lori hsieh
核稿編輯:Xenia

Lori Hsieh
Lori Hsieh
於製造業外商就業的美術人,工作是策展但實際上是全職專案保姆。 與社頭青年一同舉辦「鬆勢三日節」,為求大家將心力拉回自己喜歡的土地。 曾任百貨業務, 主要與化妝品國際品牌合作。 期待透過藝術與文字創造共好對話。
255,324FansLike
119,979FollowersFollow
7,421SubscribersSubscribe

Related Article

Total
28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