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社會實踐文化同桌共食,心卻在天涯:透過一餐飯揭穿華人含怨的和諧

同桌共食,心卻在天涯:透過一餐飯揭穿華人含怨的和諧

清明連假的到來,有些人和家族共同掃墓、聚會;和家人一起出門旅遊,這可能是一年中除了過年,可以和全家族見面的機會。我們寒喧,噓寒問暖,又或者見到很叫不出輩份的親戚、長輩,不熟悉的家人,華人社會以家為中心卻彼此陌生的情形,其背後的社會價值、歷史與家庭組成背後的含義,我們有發現嗎?
而是否每一個家庭,都能在節日一起開心的度過?又或者,原本看似和諧的家庭,當我們面對著家族中的「大事件」導致關係破裂,在過去的爭執,今天埋藏心底的傷痛,一家人能夠放開過去的恨,完整地在家中度過節日嗎?難道這就是華人希望「家和萬事興」的珍貴之處?

因為我們每個人的壓抑的感情,形成了解不開的怨。
或許,我們可以透過一粒米、一餐飯開始,看見華人文化社會中的脈絡。

體會日常中的每一個小細節,可以從吃開始。圖片來源:政駒實業|光年映畫《河畔小日子》劇照

食與時,透過飲食看見民族發展

「吃」是我們每天在做的事,在飲食中也可以看見民族文化、歷史的連結。人們的飲食從「我」的生存出發,連結到自然生態與文化,進而看見社會結構。

一、首先,是「有何可吃?」這是地區限制和影響了機會的發展,同時也影響了選擇性,中國最早的文明其實是來自北方「不種稻」的,直到公元前2000-2150年,水稻才從印度傳到中國,而普及的水稻種植加上北方外族的入侵,使得中國的生活中心從北方移至南方。

二、處理食材的方式:透過處理食材的方式可以看見當地的生活狀況,例如印度多辛香料的調味,因為當地的水源不乾淨。

三、「怎麼吃」吃食物的習慣與方式:從吃東西的選擇工具可以看見當地文化發展的特色,多數人的生活習慣,習慣成為一種支配,並可以由此看見各民族的文化差異。例如台灣人吃東西很快,主要停留在溫飽與生存方面;歐洲吃了好幾個小時,已將吃東西的層次放在享受。而工具的選擇:西方以畜牧為主,因此有大量的肉,所以使用叉子;印度以手為主,因為這是接近上帝的方式,同時也向吸允母親的乳汁一樣,代表這一切食物是由大地之母運行出來的;華人以筷子為主要工具,因為中國適合發展內陸,種稻米為主,因此肉食不用多,可以切成小塊小塊的,然而筷子與華人的共食文化,限制了人的餐桌禮儀,也形成而後壓抑的心理。

四、和誰吃?從中華的共食文化、圓桌禮儀和隨後發展出的筷子,可以發現中華文化注重家庭、宗族等團體感,而西方則是重個人主義。

由上述四點可以看見,飲食習慣和自然生態會影響個人和社會結構,而習慣會帶來文化,從個人到集體,中華社會的共食文化和餐桌禮儀逐漸延伸,「同桌飲食」變成一種華人社會獨有的「群集綁架事件」。

全家坐在圓桌上吃飯,吃的東西講究,吃飯禮儀也是講究的。圖片來源: 中央電影公司、雄發電影公司‎《飲食男女》劇照

自然環境的發展型塑出華人「濃情的社會」

自然生態環境決定了社會發展的「低點」和「高點」,例如:蒸汽機的發展和普及,衝撞了社會結構,而這種突破的過程是在每個社會、時代以物質社會為基礎的「底」和「頂」,進而看見當時社會的「空間使用與安排」、「時間觀、生活的節奏感」,在以農業為主的華人社會,他們的時間觀念模糊,重視「時辰」,生活的步調是跟著四季走的,這是不同於現在資本社會被壓縮的時間。

因為種稻,產生世代的定居,和鄰居們彼此熟悉,形成低度流動的社會,由此可見華人的「穩定性」。同時,不同於畜牧與遊牧,他們分清楚你我的界線,因此發展出法律的社會。而我想我們現在都受到「穩定性」的影響,考公務員是想要有穩定的薪水;拼盡了全力買房,想要有穩定的家。

在世代定居與低度分工的分享情誼,華人社會產生出「沒有人是陌生人」的現象,人們彼此熟悉,甚至熟悉到不需要文字就能溝通的狀態。種稻的文明,不只帶來的飲食習慣上的變化,同時也帶出了華人以「情」為主的社會結構。

圖片來源:美商華納兄弟公司《白米炸彈客》劇照

何為家?含怨的和諧:華人社會家的運作邏輯

在「家」的定義上,華人社會的家的界線是不清楚的,而家人的定義對於每個人來說也是不同的。

在人類學中,家的定義是「由親子構成的生育社群」,然而在現實層面中,並沒有那麼簡單,家庭並非只有生育功能,反而是還有高度複雜的功能目的,例如經濟、宗教等,而功能愈多時,則家庭的負擔愈沈重。

若現在有一張喜帖寄到你家,上面寫著「歡迎闔家蒞臨」。那麼你會邀請哪幾位家人一起去?
在華人社會中,家庭包含的群集相當廣大,因此在每次婚禮前都要不斷確認來的人數。
從結構面來看,華人的家族概念跟西方的家庭概念是不同的,華人社會注重的是家庭成員之間「有血緣關係」,其中的結構錯綜複雜,人和人間的關係也複雜,但由於華人私有的「慾望」與「儒家道德底線」互相拉扯,要井然有序地維持表面的人們,內心有許多的小劇場誕生。在傳統華人文化中,父母和子女之間不常說「我愛你」。然而,這並不代表他們對彼此沒有情感。華人傾向於以更含蓄的方式表達他們的情感,並重視行動勝於言辭。相反地,他們有特殊的概念來表達父母和子女之間的期望關係。子女向父母表現「孝」,而父母向子女表現「慈」。這些關係帶有道德要求。以「孝」為例,它有一套道德標準,稱為「孝道」,被視為一種「道」,具有各種行為規範。

相對的,在西方的家庭概念就單純許多。

一家人混亂難堪的冬至團圓飯,成了一家人王不見王作為開端,這也在每個家人心中留著些許遺憾。圖片來源:香港亞洲電影節協會《過時・過節》劇照

華人家庭的發展和型塑

從功能面來看,西方的家庭的功能因為簡單的結構而受限,在社會中以「團體格局」為主,人的個體分明,每個人的權利義務相當清楚。
華人社會則不然,家的功能除了生育更包含了經濟(家族事業),而由父系為主軸的血緣關係也開啟了華人獨有的文化,家族事業的傳承不信任外人,因此事業體系經營愈大,家會愈大。而這也形成了「氏族」的觀念,以父系為單係的血緣原則,連女兒一輩嫁出去後就成為了「外人」;同時,也因為家族事業體的需要,整個家族進而黏在一起,創造出大的事業體,產生了「堂」。
也因為事業體系的需求,因此華人社會的家是「講紀律的家」。垂直軸的父子世家的事業體的核心,縱向軸的夫妻則是輔助家族事業體,因此身在弱勢的女性生出兒子便可以進入主軸(垂直軸)內,也因此有「母以子貴」的文化出現。並且,事業是講求效率的,因此在華人社會「感情」遭到排斥,夫妻要相敬如賓,要依著理互動。從事業到效率、紀律再到排斥感情。這是華人家庭的典型運作模式。華人以和為貴的標準,其實只是一種表面的「和」。

以女性支撐起的家。圖片來源:彼此影業股份有限公司《孤味》劇照

家-重新反思關係、悔恨與原諒

我們都不可否認,社會一切的開始都起源於家,家對我們來說是一個在成長過程中不可或缺的元素。早在古代,華人並沒有「國」的改念,國只是家的放大版,精神的同構性(封建、傳承的概念),才是家構成社會的主體。
然而生活在二十一世紀的我們,早在全球化、迎接西方思潮的觀念下,拋開了以往的束縛,但卻仍在一些傳統的禮俗習慣、抑或目前我們遇到的某些問題、困境時會作出的決定,可以看見過去從一個農業社會的發展,成為傳統華人「含怨的和諧社會」的影子,我想,這正是根深在人心,已經成為我們血液的一部分的模樣。

一粒米帶出的,不只是歷史中,華人的樣子,更是形塑出我們今天的模樣。在過去的農業社會中,人們和自然是有所連結的,透過這樣的進程,我們不僅更能了解集體文化,也更了解我們在生活中無以言說的、流動在身體中的文化DNA。同桌飲食,即是古時社會的增幅,或許有一天我們不再只是因為「需要」團圓而團圓,當我們能夠訴說對於彼此的思念和愛之時,也能夠解開家庭成員間,那些微妙又充滿怨懟的繩結。

實習編輯:鄭巧筠
核稿編輯:Lori

- Supported by Google Adsense -

Most Popular

More from Author

大約翰全麥烘焙:用生活的步調證明「我們值得擁有更好的生活」

一份,對於愛、對於家庭 一份,對於堅持、對於努力 一切,從紐西蘭開始,學習體驗對於自然、健康、純淨的一切 2004年創立於宜蘭的大約翰全麥烘焙,帶著在紐西蘭的經歷回到家鄉,開啟了一段與生活達到平衡的經營之路。

成為守護我們的人:台灣母親節與韓國父母節文化差異

又到了一年一度的母親節,不知道今年的你準備了什麼驚喜要給母親呢?又或者是以何種心態度過?在韓國,他們的母親節結合了父親節,於5/8慶祝。除了日期不同外,台韓文化常送給父母的禮物也不盡相同。

什麼使彼此無法前行?看自由戀愛中的有毒狀態

現在的你是否不知道該如何與即將交往,抑或是在交往的對象繼續前行?當感情裡遇到瓶頸與困難,又該如何有效溝通,讓彼此可以在互動中找到互相平衡的模式生活著、相處?讓我們繼續看下去。

在資本主義的世界裡,我們的錢是如何消失或「被」消失?(下)

錢,的確通常都是來得慢卻去得快。然而,既然「活著」就避免不了「花錢」,我們除了茫然地被錢給拽著、箝制著,是否可以想想如何找回控制權?或在消費前多一些意識與思考?

- Supported by Google adsense -

深受氣候變化影響,吉里巴斯81%的家庭受到海平面上升的威脅

吉里巴斯風光明媚,但也面對著種種困境。全國一半人口(估計為12萬)生活在首都南塔拉瓦(South Tarawa)。該國土地形狀狹長,猶如一個回力鏢,主島幾乎無法容納所有居民。吉里巴斯出生率高(每1000人有26名嬰兒),加上外島居民移居至南塔拉瓦,令當地出現城市化,過度擠迫加劇健康、社會及環境問題。

畢業生求職路途上的燈塔:趙浩宏與《職人》雜誌

迷惘是人生的常態,但為何孩提時的我們能將迷惘正向地轉變成「好奇」,從嘗試當中累積喜好與熱情,年紀漸長卻失去了熱情?《職人》雜誌創辦人趙浩宏認為,強調成績與考試的教育環境,讓學生過早地失去對學習的主權。透過《職人》,趙浩宏要培養人們對世界的好奇與熱忱,讓發光發熱的職人們為職涯提一盞燈。

擁抱自己,把握7點讓高敏族的你更有自信

高敏感族群內心容易出現許多小劇場、經常小心翼翼觀察周遭反應,也容易被所處的環境影響。這些事無時無刻都影響著高敏感族群的內心,但其實,掌握幾個原則,高敏感族群也能看見另一份天賦。

大約翰全麥烘焙:用生活的步調證明「我們值得擁有更好的生活」

一份,對於愛、對於家庭 一份,對於堅持、對於努力 一切,從紐西蘭開始,學習體驗對於自然、健康、純淨的一切 2004年創立於宜蘭的大約翰全麥烘焙,帶著在紐西蘭的經歷回到家鄉,開啟了一段與生活達到平衡的經營之路。

影評人的職涯求生指南:專訪雀雀與張硯拓

自由業者加上文字工作者,兩種搭配聽起來就非常難賺錢的工作,卻是現在許多上班族轉職的嚮往之一。在影評人雀雀和張硯拓的經驗裡,成為一個專業的影評人,首先需要的可能是熱情與目標、仰賴的卻是長期的自律與堅持。更重要的是,是不是擁有能夠接受薪資浮動以及「不作不食」的覺悟。

隨著審美潮流變動的「創業」:專訪五分埔服飾業者佩筠

聽到「創業」,大多數人立刻會想到的是和網路數位相關的「新創產業」。但在五分埔,時尚服飾的創業幾乎奠基於台灣早期的「聚集經濟」,並隨著消費者和流行的審美不斷變動,是一種既傳統、又創新的產業,而佩筠一家的服飾經營故事,正是台灣近30年來的產業縮影。

從無到有,建構扎實世界觀:《人選之人》導演林君陽專訪

林君陽執導的《人選之人》上映不到一週就衝上台灣NETFLIIX收看榜第一名,並受到韓國議員的關注推薦。以「台灣選舉文宣幕僚」為全劇焦點的設定,但不如真實世界狗血的作品,到底如何成功吸引觀眾目光的呢?

因為我們是最佳夥伴,所以我們結婚(下)

出版《男人的愛情研究室:談一場不追不求的戀愛》及《自信力:13堂關於事業、情感、人際關係的自信課的Mr.P,將在本文和讀者分享自身的婚姻觀:當真愛來敲門時,不是從利益為考量,而是因為信任,而決定成為共度一生的夥伴。

因為我們是最佳夥伴,所以我們結婚(上)

本文筆者Mr.P,專為學員打造自信提升課程,以生活作為切入,帶學員在溝通上、關係中,找到屬於自己的定位。在人際之間有著獨樹一幟洞察力的Mr. P也分享了他對婚姻的見解,從常見的婚姻迷思切入,探討婚姻的目的。

AI時代真正該擔心的是什麼?

自OpenAI推出ChatGPT以來,人們不免也開始擔心與討論自己的工作會被AI取代。但職業更替在歷史上一直是必然的,更該擔心的是,AI如何控制我們的思想。

善用通訊軟體,替親子關係增溫

現今科技進步下幾乎人手一機,人與人的溝通也多靠著手機完成。雖然「通訊軟體」讓生活聯繫更方便,卻也好像讓溝通隔著螢幕少了點真實情感流動。究竟,LINE是讓親子溝通更順暢,還是阻隔更多?

《人選之人:造浪者》:「我們不要就這麼算了」面對傷痛,揭開疤

近期紅遍台灣的首部幕僚職人劇《人選之人—造浪者》以創新題材看見台灣政治方面的議題,角色們貼近生活與選舉時事,並展現了在選舉其中的衝突、合作等寫實生活的問題,而其中「我們不要就這麼算了」不僅是全劇的經典台詞,更帶出了觀眾共鳴的去看見社會狀況。
Total
0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