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偉哲|他是一隻尖酸刻薄的魚──逆流而上的力量,來自傻傻地實事求是

偉哲自嘲,說自己尖酸刻薄。當他身為營隊值星官:「不能承諾小孩子。」當家人問起疫苗AZ或BNT哪一種好,偉哲會回覆:「請先去查資料。」當聊到身為準新聞系生,對大學有何期待,他說:「時間寶貴,最好有很多收穫。」

來自嘉義北港的超級高中生

身為嘉義高中喜信社(Joy and Faith)的副社長,在為期五天的暑假博愛體驗營中,偉哲擔任值星官。白天兇小孩晚上開會,斷片的部分由照片中撿回記憶。聊起營隊的最後一天,當他終於能摘下凶巴巴面具和小朋友打成一片,印象最深的,是小朋友們很依依不捨,場面溫馨。「不能承諾小孩子,因為你不能保證,還有沒有下一次。」偉哲這麼說。

偉哲來自雲林北港,高中便開始住校。當他介紹起嘉義高中:「我們都叫動物園,因為有很多猴子。」不確定是真的或是比喻。聽偉哲聊起曾經的瘋狂經歷──冬天躍入游泳池、夜裡偷闖學校工地開怪手、高一加入學生會成功推動服儀解禁……「似乎很容易變成了帶頭的人。」偉哲不太理解為何所以。

高三時加入了「一六.台北」學生組織,並以此做為自己日後實習的跳板,「喔就剛好IG滑到在徵人。」一點也沒有遲疑。正值升學壓力當前,除了作品集《台灣轉型正義專題》的產出,另參加教育部「青年好政系列-LET’S TALK」計畫,從精障者回歸社區的角度,探討社區支持資源、社會布建策略,與資源連結模式。所以我們可以如何去實踐社會關懷?「直接去參加志工團體。」偉哲的回答不假思索。

照片提供:徐偉哲

雲林美食揉合叛逆性格

高中三年,所幸嘉義離北港不遠,一個小時的車程仍然會每週回家。準備學測的日子,每天在星巴克早八晚十、一個月回家一趟的那段期間,最想念的,是北港的傳統小吃。例如北港煎盤粿──簡單來說就是蘿蔔糕加了大腸、香腸再淋上特調蒜香醬,「不過吃完要刷牙。」此外還有經典的油飯,偉哲笑著說:「雖然早餐吃油飯有點不太健康啦。」以及北港人氣麵線糊,加上肉燥再打一顆生蛋;最後還有炸青蛙,雖然連自己也沒有吃過。總而言之,「雲林的食物就是便宜大碗。」在地人下了註解。

聊起自己的家庭背景,偉哲描述「就蠻放任的。」「可是有時候我爸又會突然管很多!」「可能因為這樣,所以造就我習慣反抗的性格嗎?」常看到不對的事就無法放任不管,錯誤就要指出來理所當然。也因此,與家人講話常特別尖銳,「可能因為是最親近的人吧。」偉哲解釋,當下若直接答以疫苗AZ或BNT某一種好,未留下實質印象,只將變成一段沒有意義的對話拋接。偉哲直覺地認為,提問前有必要先做功課,這一點無庸置疑。

聽新聞系學生聊新聞

如今從高中畢業,身為準新聞系大學生,偉哲坦言,對大學的期待就是「時間寶貴,最好有很多收穫。」關於自己的選課依據,偉哲明確地以實習時遇到的問題出發,專擇能為自己提供解答的課上。帶著問題進教室,才能真正地學有所獲。

訪談的最後,請到新聞系學生針對新聞下定義。何謂好新聞?偉哲認為,並非只為迎合讀者心理上腥羶色慾,而是看過之後能留下印象,使讀者進而思考,如此才是好新聞。舉例來說,純粹關注在車禍現場是如何的血肉模糊,如此不是好新聞。正確地,更該進一步教育大眾,如何去避免交通意外、達到社會宣導,這才是真正具實質意義,能促進社會進步的好新聞。「但其實,沒意義、沒內容都只是中等的廢,最糟糕的就是散播恐懼。」偉哲提出了他的看法。在他眼中,最不可取的新聞,就是散播恐懼的媒體,令人氣急敗壞。偉哲甚至有規定家人,不准看某幾台新聞報導。

偉哲的想法發自肺腑,點明許多需要人們去思考的重要問題。訪談的最後,偉哲思索:「要我描述自己的高中三年,我覺得我很像是隻不停遭遇逆流的魚吧。即使激流中的尖石已經把我弄得遍體鱗傷,卻還是傻傻地不停往前進。」即使遍體鱗傷,也要逆流而上,偉哲始終是這麼認為。

實習編輯:梁銓

梁 銓
梁 銓
四肢健全面目清晰,偷藏一半鈦合金的頭蓋骨。動物園旁邊畢業,記憶不太被時間稀釋,冬天食量會突飛猛進。超愛下雨、鏽外穢中、沒事拿腳餵草叢。
255,324FansLike
119,979FollowersFollow
7,421SubscribersSubscribe

相關文章

更多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