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購推特之亂:Elon Musk要打造美國版微信?是來亂的還是來真的?

Elon Musk自從收購Twitter之後,評論開始從"一個專業帶領風潮的重要企業老闆",慢慢轉變成"喜怒無常的神經病"?

文/一亩三分地

今天聽說了不少Elon Musk收購之後的內部事件。Elon Musk自從收購Twitter之後,評論開始從”一個專業帶領風潮的重要企業老闆”,慢慢轉變成”喜怒無常的神經病”。

提供內部訊息的此人是Twitter後端的首席工程師之一,非常重要,原本這波的裁員沒有影響他,我們就叫他Allen好了。

新老闆新氣象…?員工大量反彈

Allen沒被裁員,但他拒絕簽2.0協議(Elon Musk在11/17發出最後通牒,要求工程師們致力於他所稱的「Twitter 2.0」,大量的工程師離開Twitter;根據The Verge和《紐約時報》等媒體的報導,這些員工在當天下午2點之前要簽署一份Google表格,選擇他們是否要參加「Twitter的激勵人心的旅程」,或者「選擇離職」離開該公司。),於是拿了包裹離職走人。Elon Musk接手之後,約了大概十幾個內部工程師了解twitter是怎麼運作的,Allen就是其中之一。聊了整整半小時,按照他的說法,Elon Musk精力極度旺盛,看問題的角度相當鋒利,而且不愛聽別人的建議。比如Elon Musk最愛問的問題就是:所以只要如何如何就可以了對不對?

Allen如果說:沒有這麼簡單,還有很多權衡取捨等等要考慮,Elon Musk就不高興。Elon Musk還問了那個著名的1000個rpccall的問題,他試圖跟Musk解釋,第一這個沒有聽上去那麼昂貴,第二這是歷史路徑依賴造成的,但Musk不想聽。他說我們必須把這件事情簡化,其實簡化當然可以,只要不計代價,但是不會提高性能且需要花費大量人力,根本得不償失。

圖片來源:sky news

矽谷風暴中,壓榨剝削的勞權結構

Allen跟Elon Musk聊完之後就知道待不住了,因為兩人根本不在同一個頻率。而且像他這樣的高級工程師是躲不開跟老闆開會的,肯定要常常打交道,反正他已經財務自由了,就想要直接辭職,於是他藉著Twitter 2.0的機會拿錢走人。剩下的員工絕大多數都是沒有辦法這樣做的,比如要支付貸款或者被H-1B簽證綁定,厲害的人都有選擇權,而這樣的人可以說是一個都不剩。最有趣的是2.0讓大家玩命工作,但是待遇連提都沒提,大家都覺得Elon Musk是想藉著現在時機不好找工作,狠狠壓榨剝削員工。

至於twitter近況,跟社交媒體上大家傳的差不多,非工程職能幾乎都在裁員後消耗光了,工程師部門裁員則看不出任何標準。有些重要的組別一個人都不剩,沒人知道出了問題怎麼修,幾乎所有剩下的人都疲於維護。這波混亂像火箭一樣飆升,Elon Musk還三天兩頭找他們要求開發新feature(功能),還有根本不懂的工程師以為機會來了,去改核心代碼,但是owner已經被裁,沒人review。就不知道到哪兒找人approve,deploy到production立刻造成SEV(嚴重事故,Site Event),又緊急rollback(回滾,即回到上一個流程)。

圖片來源:New york Times

客戶跑光光,Twitter面臨重要轉折點

有廣告商因為錯誤推送,一個星期就花完了半年的預算。找客服退款發現客戶服務經理早就被裁員了,現在Elon Musk要求大家show code,所以每個人都在胡亂check in code,造成更多的bug。客戶關心的bug不僅沒人修,連合理的回覆都沒有,嚇得主要廣告商幾乎全部停止預算,轉向google和Meta,而Elon Musk處處想顯得自己很懂技術,下面的人就說一堆他愛聽的話糊弄過去。比如Elon Musk對一個核心服務的延遲不爽,下面就投其所好,投入很多人力在處理,其實這個服務根本不在關鍵路徑上,根本不是優先項目,做這個純粹是浪費時間,感覺收購Twitter的440億預算就是買了個燒錢機器。

Allen在一個會議上跟Jeff Dean(Google大腦團隊領導人)聊的相當投緣。Jeff還問他想不想去google,當時他婉拒了,他說先專心過節過完了,會再發電子郵件給Jeff確認是否還有缺。我說你都財富自由了,還想著去當員工?不去創業試試?他說創業太心累,他看好Jeff是技術方面的能人,為他工作的話能相對將心力大量投注在技術上。

Jeff Dean,圖片來源:Medium

美國微信可能是”微”言聳聽

又聊了一些twitter的事,twitter其實已經出過幾次在google/Meta可以驚動VP(總監職務)的包了,比如把兒童用品廣告跟兒童猥褻犯罪的新聞一起推送;廣告商在後台看到的數據都是錯的,跟現實完全不符,結果內部連個負責的人都沒有;還有些事故比如某個部門的工程師都被炒魷魚了,上工的人對系統不熟誤操作,把一部分用戶的跟隨用戶名單全部刪掉。

還有更有趣的:不知道哪兒冒出來一個高級工程師跟Elon Musk說:可以把messaging latency降低到1ms。Elon Musk就立刻讓他組隊處理,其實不同data center之間的平均latency都有幾十ms,1ms最多在同一個data center內部才有可能,但是根本沒意義。因為真正的瓶頸是inter-dc,現在都不知道有沒有人跟Elon Musk說。

反正他要hard core engineering,就會冒出一堆投其所好的人來提出各種看著很厲害,其實沒有任何意義的改動,他也都笑納。

圖片來源:sky news

今天又傳出Elon Musk把很多被裁的工程師召回去,前提是他們放棄3個月的遣散費,結果回去三天又把人家裁掉。因為這次不是大規模裁員,既沒有事前通知也沒有遣散費,讓持有H1-B簽證的人一下子陷入困境,簡直就是不可思議。這些事現在人盡皆知,以後不敢說一定招聘不到高手,但是不比別的公司多砸幾倍的錢,恐怕沒人會去跟這個喜怒無常的神經病搞什麼美國微信了。



原文:[裁員]今天跟拒簽奮鬥者協議的大學同學聚餐聽到不少twitter的內部故事

小人物編輯部: Lori hsieh
核稿編輯:Xenia

Lori Hsieh
Lori Hsieh
於製造業外商就業的美術人,工作是策展但實際上是全職專案保姆。 與社頭青年一同舉辦「鬆勢三日節」,為求大家將心力拉回自己喜歡的土地。 曾任百貨業務, 主要與化妝品國際品牌合作。 期待透過藝術與文字創造共好對話。
255,324FansLike
119,979FollowersFollow
7,421SubscribersSubscribe

Related Article

Total
0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