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毛的流浪人生:熱情,是我人生中最重要的兩個字

三毛的名字是與撒哈拉聯繫在一起的。撒哈拉使三毛得到了荷西、婚姻與幸福。撒哈拉使三毛這個悲情放逐的女人塑造成了沙漠俠侶。

「世界上沒有第二個撒哈拉了,也只有對愛它的人,它才向你呈現它的美麗和溫柔。」

圖片來源:黃陳田心女士、陳聖先生、陳傑先生 經皇冠文化集團授權

三毛,生於1943年,卒於1991年,是一位遊走在各國間,生活豪邁,情感卻細膩的女作家。

生活與愛:點點滴滴的浪漫

在三毛一生中,愛情佔了三毛生活中很大一部分,而在沙漠生活中,也是因為有愛,使他活得更加自信。

在《撒哈拉的故事》中,他把每個生活中的情節描寫得生動,在〈沙漠中的飯店〉中,三毛以中國菜色,如粉絲,他和荷西說那是春天下的第一場雨,又說那是白色尼龍線,在飲食中看見夫妻間的互動與情趣;〈白手成家〉談到初到沙漠的兩人,從家徒四壁的房子打造屬於他們的新家,而家,也成為了三毛再也離不開的地方。

也是從這時開始,荷西進入了三毛的生活中,愛情進入了生活的一部分。

〈結婚記〉中,突然來的結婚登記日,那天,看起來雖然鬧了不少笑話,例如忘記帶婚戒、荷西當天還要上班到登記前一小時等,但這其實這樣的經歷反而是最特別、最浪漫的一種儀式感。不是非常華麗、偉大,但在他們心中是最特別的一種感受,感受在愛情中的精神富有,享受愛情的甜美。

圖片來源:黃陳田心女士、陳聖先生、陳傑先生 經皇冠文化集團授權

日常喧嘩的浪漫永恆

〈荒山之夜〉中,夫妻兩人共同面對恐怖的沙漠男人、帶著一點荒唐,一起去面對挑戰,甚至和生死擦肩而過;〈懸壺濟世〉中,三毛把自己當作女醫,去照顧身邊的鄰居、動物。在她的故事裡,看到的是對生活的愛,她愛每一個人,愛世上的一草一木一沙。

儘管撒哈拉人是那麼不可理喻,在〈芳鄰〉一文中寫到,他的鄰居連吃飯的餐具都要借她的,小孩都跟她要錢⋯⋯但也因為這些生活插曲,讓他的世界不在寂寞,他將日常喧嘩化為浪漫永恆。我想,他仍是享受生活的,而對於生活中的愛,可以讓人體會到溫暖,這種人情可以消融一切生活中的不快樂。或許,三毛一直都在追求她生命中定義的完美與幸福,那份,在三毛心底一直堅定不移的關懷與溫暖。

「我在想,飛蛾撲火時,一定是極快樂幸福的。」-撒哈拉的故事〈愛的尋求〉

這是三毛在某個鄰居在追尋愛的故事中寫下這樣的一段話,愛情就像飛蛾撲火般,朝著光亮奔去,但或許會灼熱,我想三毛對於愛情也是如此。

但是除了在沙漠中的美麗愛情,我想談談愛情在三毛生活中的份量。

圖片來源:A Day Magazine

對生活保持熱情,因此懂得愛

我認為在三毛的愛情背後支撐的為對生活的熱情。

「我們進入任何一種興趣的原動力,絕不可能是為了應付考試。我堅持,人的一切出發點都是-熱情。」

「革命的熱情、戀愛的熱情、追逐金錢的熱情及學習的熱情,在基本上必須存在、燃燒,才能夠產生推動的意願和力量」-親愛的三毛〈我字典裡最重要的兩個字〉

在三毛的作品中,可以看見他對撒哈拉的好奇、對於一切事物的勇於嘗試,我想這是對於生活的熱情正支持著他在異鄉繼續流浪。在1992年出版的《我的寶貝》中,講述了他的搜集品以及對這些事物的愛。
我原本認為三毛的愛情背後是熱情,但就在荷西死後,他的鬱鬱寡歡到走向死亡,不免讓我懷疑,是先有對生活的熱情才產生愛情還是先有愛情才漸漸產生對生活的熱情?我想,或許是相輔相成的,只是在遇到荷西後,他成了三毛生活中的一部分,因此三毛變得更加熱愛生活。

他與荷西之間的愛,是深深地扎了根,就像他在面對著荷西遇到婚外情時,他們彼此之間的坦率。

圖片來源:皇冠文化出版公司

「當一個人,印證了世上存在著另一個人,與他真誠相愛,就是幸福」

荷西:「那種愛情,屬於一剎那永恆的完成,難忘。至於說我們之間,生活的恩和情扎得太深,天長地久了。」-親愛的三毛〈如何面對婚外情〉

三毛的作品處處可以看到愛的痕跡,她曾經說:「我的人生目標模糊,愛國嘛,不愛,我愛土地,我更愛男人,愛那種精神與心靈與我契合的男人」

「我始終認定,愛,是人類唯一的救贖,它的力量,超越死亡」-親愛的三毛〈愛,是人類唯一的救贖〉

愛對三毛,不只是三毛,而是每個人來說,都是極為重要的,但是,如果當愛消失了?

圖片來源:天天要聞

你說會等我,我便有了盼望

但當愛沒了,三毛是否無法找到人生的方向?

回頭看,在荷西過世後,三毛好像失去了心中快樂的那一塊、消失的熱情,而如此的失魂落魄,我覺得是因為孤獨、因為沒有愛。

「荷西,你答應過的,你要在那邊等我,有你這一句承諾,我便還有一個盼望了。」她在1981年談論死亡的文章《不死鳥》中寫道。

三毛和荷西其實很像,他們都是心中有愛的人。在一個混亂的世代裡,擦身而過的,是冷漠和自私,而一個人的熱心真誠,反而是最稀有的。

三毛說,「生活比夢更來得浪漫」,她與荷西婚姻最美好的時光,說到底,不在於高潮迭起的旅程,也不在於驚心動魄的冒險,而在於掃地、散步、筍片炒冬菇,這樣再平凡不過的小夫妻日常。

因為簡單,所以深刻。

「愛情很短,遺忘太長」—聶魯達

是的,他們的愛情是短暫的,但留下的我認為是對世界的大愛。

圖片來源:VOGUE

撒哈拉之心

我認為三毛的愛是大愛,是為他者,是為讀者。就像當他知道先生外遇時,他第一時間的情緒是複雜的,但其中有特別指出有很深的自責,甚至提出他可以為了荷西回台灣,讓先生與女子相處一段時間再決定彼此之間的關係。

回過頭,至少在沙漠中的三毛,是簡單而快樂的。

荷西曾這樣對三毛說「不要哭,我的撒哈拉之心」,我想這句話深深的刻在三毛心裡,因為荷西、因為沙漠的美好、因為短暫的快樂時光。

三毛的名字是與撒哈拉聯繫在一起的。撒哈拉使三毛得到了荷西、婚姻與幸福。撒哈拉使三毛這個悲情放逐的女人塑造成了沙漠俠侶。

「我實行這兩句話:人間的愛,要彼此相愛。天地萬物,也要去愛」-親愛的三毛〈小時候的迷惘〉

這個世界因為三毛的足跡與擁抱,留下一份無可取代的浪漫。

圖片來源:女人迷

如果三毛的愛是一首歌

如果三毛的愛情可以用音樂形容,我想爵士樂是最適合的,它呈現了三毛在沙漠生活的愛。如爵士樂一樣在生活中即興表演,以不同的節奏、和聲、音樂變化增添了生命力,而在生活中的日常瑣碎就像不同的樂手,有時激昂,有時鬱鬱寡歡。帶出他『個性化的聲音』。

「創造一些事物,再讓他們流逝,就是爵士樂的精髓以及它承諾給人們的東西」美國樂評家 Christgau

這是屬於三毛的愛,富有生命力的綻放至今。

實習編輯:鄭巧筠
核稿編輯:Xenia

鄭 巧筠
鄭 巧筠
桃園人,喜歡文字、喜歡爬山。害怕孤獨,卻喜歡一個人生活。正在試著為自己、為時代留下最接近本質的切片,並將觸動人心的可能最大化。
255,324FansLike
119,979FollowersFollow
7,421SubscribersSubscribe

Related Article

Total
0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