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流執行長李欣芸|一座流行音樂中心,拉近在地與音樂的距離

文/因奉

位於駁二共創基地 PIER-2 BASE,大勇路上的高雄流行音樂中心辦公室,偌大的公共空間出奇靜謐,有如工業風滿載的歐美學生中心,外頭南國的陽光透過大片落地窗灑進來,很難想像,正式開幕迄今半年,這裡如火如荼地進行了多少推動高雄音樂產業的熱切駁火。

「我都會說,我們要做高雄款。」把高雄年輕孩子的剛直個性,連結到高流的未來藍圖裡,執行長李欣芸除了燈光音響技師外,工作人員盡量都啟用在地人。

相較於台北長年產業軸心產生的經驗,這裡大部分的年輕人沒有看過萬人演唱會,對於產業的細微樣貌跟製作過程都不了解,李欣芸埋鍋造飯,用上自己多年的人脈,邀來業內的達人講師,高流系第一批講座不單是對外開放,也是給員工更多相關知識,讓熱情跟傻勁可以有執行的出口。

脫離音樂人舒適圈,返回故鄉接執行長

「我們的預算或許比較大戶人家,但精神是很另類的(alternative)的。」科班出身,但在配樂以及大型管弦編制以外、李欣芸參與過黑名單工作室和 BABOO,90 年代的地下音樂經驗,讓他說起另類精神和搖滾想像的語氣格外誠懇。

這段期間,李欣芸也從一個音樂人、製作人、金曲金馬得主,轉換身分到高雄流行音樂中心擔任執行長。

而他對高流的投射,自然不願是「北流第二」,而是曼徹斯特、利物浦和格拉斯哥,這些昔日的工業港口城市,也是在破敗中長出強壯英式搖滾狂潮的根據地。全世界罕見,地處港邊的音樂中心,既該是草根的,也可以是相對於首都,有著獨特的氣味。

2021 年十月,高雄流行音樂中心幾經波折,終於開幕。試營運期間,推出各色活動包括第一屆「呷涼祭」、高流系講座課程,同年三月的大港週末,海音館舉辦首次滿載測試演出 —— 「高流 PLAY!」,以利場館調教及優化工程進行,吸引 3,500 名觀眾索票入場,演出者包含 DJ Mykal a.k.a. 林哲儀、康康康樂隊、高爾宣、宇宙人等。

原本希望可以接續著做更多特色性演唱會,卻又遭逢疫情,計畫不得不延宕。

暫停了所有的個人創作南下,李欣芸坦言前半年很痛苦:「連鍵盤(KB)都沒有帶下來(高雄),大概來到高流八個月以後,我受邀去衛武營看《杜蘭朵公主》,整個淚流滿面,覺得自己離音樂好遠喔,但我明明就在一個音樂中心工作。」但他對流行音樂產業,依然有很多熱情跟想望意欲伸展,離開舒適圈,回轉故鄉來到高流,把過去在音樂界所有的資源傾注於此,就是他選擇的另翼之路。

高流:可在地,可國際

既來之,就沒有要兼顧自己的創作,事必躬親、殫精竭慮的習慣,從命名就得以窺見一二。兩座醒目的音浪塔(wave towers),李欣芸將他們命名為高音塔、低音塔,用的是女高音 soprano 跟女低音 alto,「這樣合在一起就可以有個 harmony。」

海音館則是保留了原本計畫名稱的「海洋文化及流行音樂中心」,英文選擇直接音譯「HI-ING」,也對應了台語的「海湧」。徵詢各路海外友人、煞費苦心的讓命名有記憶點、一步一步的小事積累,李欣芸自己的國外經驗也讓他更明白,不時用外國人的眼光來看台灣,視角會更清晰。而高流除了是在地的驕傲,也合該是國際標的,可以連結其他資源甚至觀光,但前提是高流自己的性格要出來。

高雄流行音樂中心,於 2021 年正式啟用。

自高流誕生之際,就會有各種不同的聲音,有獨立場景的長期耕耘者,覺得離高流很遠,那不甘他的事。到底要顧消費市場(優質演出)還是生產市場(新銳音樂人)的矛盾爭論也持續。然而,李欣芸豪氣干雲,說到培育年輕的音樂人一事,除了無法限制創作人的方向之外,他反倒希望高流在所有事上全部插上一腳,既能策畫獨特的商業演出,也給新世代肥沃的土地自由發揮,才不枉「流行音樂中心」之名。

在高低音塔的共鳴下,海洋母性的育成光輝閃爍,氣勢撼動 TAKAO,然而半年一年下來,什麼都好,但卻也無處不卡,大概就是團隊的處境。

高雄流行音樂中心屬於行政法人,這樣的機構在台灣,不被熟悉也還不成熟。待場館落成,團隊一接手,才發現國有財產法(國產法),行政法人法的權責區分都不甚明確。在市府監管權責下,高流無法直接點交給行政法人,執行長亦無法全權營運,必須透過市政府撥活動和經費過來。

此外,依據高雄流行音樂中心設置自治條例第二十條,監督機關(市府)對本中心之監督權限,不包含人事任命,但董事長一職目前由文化局長擔任。如果從音樂人製作專輯和演唱會的角度出發,一個一個 project 的推動跟制定都是相對快速的,然而如今大小事,演出安排、乃至人事任命,都要經由文化局同意,不免有點左支右絀,像是斷了一隻手臂卻還得匍匐前進。目前僅僅 30 人的團隊,活動企劃到園區管理,事無遺漏。施展不開來的同時,李欣芸也很心疼同事。

行政法人的爭議,或許有待立委爭取修法改善。而在每四年的議會與縣市長選舉後,高流是否能挺過政治風暴,跟每個市府都有很密切的合作,也讓人擔心。

2020 年中,李欣芸初來乍到,就歷經三個月換了三位文化局局長的風波。進入體制,他也和臺北流行音樂中心董事長黃韻玲相同,得去議會備詢。議會開議,加上可能的臨時會,種種期程都與音樂人原先的工作方式與節奏大不相同。

去年底,中心以大象體操、Leo王、阿爆與昊恩、伍佰拍攝了四支形象影片,其中伍佰全程在綠幕前介紹高流各場館空間,刻意而為的惡趣味鏘感,確實地帶動了網路上討論風氣,卻也引發正反兩極的評論。市政府提出質疑,執行長就得披掛上陣,去議會備詢。李欣芸支持年輕人發揮創意,也尊重高雄市府,卻也覺得沒有人站出來幫高流講話,感到寂寞。「很多人會覺得我為何要來做執行長,我覺得任何人都可以來做,只要你信任你的同仁,願意放手讓他們來進行,一起成長。」

一盤盤「港都音樂熱炒」

種種直擊心臟的考驗下,高流團隊仍然端出一道道熱辣燙口的菜色:高流 WAVES 線上音樂雜誌、POP! POP! POP! 流行音樂互動展!以及四月底即將登場的「真愛秀・藍寶石大歌廳」。

位於八德路同愛街口的藍寶石大歌廳,是高雄早年歌廳秀演出的重要場地,直到 1995 年歇業以前,乘載了許多舊日歡笑和娛樂,也顛覆了當年老三台獨大的演藝文化。李欣芸形容藍寶石就是早年的 Netflix,讓民眾透過其他管道觀看主流沒有的自由生猛,以及旺盛的地下生命力。這次「真愛秀・藍寶石大歌廳」除了復刻當年藍寶石的傳奇演出,他也認為,要做就要有高流的特色跟水準,藍寶石要能有一個完整的論述,而不能只是拼盤式的演出。

「真愛秀・藍寶石大歌廳」將再現高雄秀場傳奇。

海的這一岸或許總是有讓舊酒裝新瓶的魔力。近年大港開唱的一大特色,即是自賀一航到羅時豐,讓眾家老牌藝人風華再現的老少配 feature。而歌廳秀之於藍寶石,對於高流來說,也是只有在高雄才有辦法成立的。

裡頭是前衛的科技,內裝是沉浸式音響,然而外頭卻也希望能成為高雄市民的後院,或許仍然有許多人對佔地幅大的高流感到陌生,是以聽聞跟計程車司機說「高雄流行音樂中心」,卻被載到高雄市音樂館的趣聞。接下來也會陸續開放一般導覽和專業導覽,讓眾人一窺堂奧。

除了四月底的藍寶石大歌廳,剛結束的春假週末,高流也在音浪堤岸舉辦了免費的吹海風音樂節,讓民眾更認識這個地方。有魏如萱 feat. 魏廣晧爵士大樂團、以莉・高露五重奏、高雄市管樂團等,將近 90 位音樂人輪番演出。管樂的性格是比較活潑的,將吹奏管樂與吹海風的意象結合。從黃瑞豐老師,到高雄市的學生樂團,是一首港都音樂敘事曲的傳承。

去年十月底開幕的高雄流行音樂中心,除了未來每年十月期待可以有周年慶典,相隔半年的四月連假也希望有個相應的慶祝活動,做為高流送給市民的獻禮。

自詡為黏膠,把大家集結在一起,李欣芸希望運用自己為音樂人尋找專輯定位的方式,來為高流定調,找到適當的走向。他忍不住還是用玩團仔做比喻:「大家通力合作,一起往前衝的感覺其實很過癮,那個電吉他就飆下去,fuzz 就讓他麻!」

輕鬆看待官場,就算自己不在這個位子了,也不會是人走茶涼的光景,希望後面的人能繼續全力支持這個團隊。只是晚上下班,看到黃色的風鈴木盛開,隨著海風搖曳,使命漫身的執行長仍不免會想:這個城市值得更多人一起經營。


本文授權轉載自Blow 吹音樂

MORE ARTICLES

REL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