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才樂團│用龐克腔,唱著少男少女失戀情歌

採訪、撰稿/海象

三月的午後,金旋音樂節於華山大草原登場,台上是獲得「街聲大團誕生特別獎」的狗才樂團,手忙腳毛地,準備替活動揭開序幕。

這個樂團由二十歲出頭的少男少女組成,自稱是可愛系樂團。他們的表現絕稱不上老練,卻展現難能可貴的年輕真誠,直白地如創作〈我心痛得快要死掉了〉。

狗才樂團(左起):吉他手雨彤、鼓手俊元、主唱兼吉他手維宗、貝斯手宥辰。

〈我心痛得快要死掉了〉靈感來自鼓手俊元,暗戀對象和學長交往的失戀情節,好似校園瘋神榜的未成年主張,不計後果的頂樓告白。雖然詞意略顯通俗,但這是青少年才譜得出的青澀歌詞。

此曲已經在 StreetVoice 街聲創下破萬播放次數,就像沒有、也不需要責任感的青春期,只管過盛的多巴胺和賀爾蒙,用力宣洩全身的壓抑,一如「好痛!」是回饋最多的留言。

活動結束的隔週,打扮跟台上沒什麼兩樣的團員,踏入咖啡廳逐個入座,包含剛結束約會的鼓手俊元、吃完晚飯的貝斯手宥辰和吉他手雨彤,以及騎腳踏車前來的主唱兼吉他手維宗。

馬上以一分鐘的時間,重現了何謂「全校最吵的社辦」⋯⋯

狗才玩樂團

回到 2019 年夏天,原先在政大的搖滾樂社結識的三位成員,加上師大吉他社的雨彤,狗才樂團正式成立。這個乍看無厘頭的團名,其實來自同學間的嬉鬧用語,「才」字作為副詞,圍繞校園生活的例句,加上動詞與名詞構成完整的句子,例如「狗才辦營隊」、「狗才接社長」。

團名除了上述帶點ㄎㄧㄤ的說法,俊元提供另一種解釋:「如果搜尋我們的好友樂團第三象限,只會出現一堆數學題型,因為這是已經存在的名詞,但是 Google『狗才』就一定找得到我們!」

成團不久,狗才樂團就收到演出邀約,不過是為了替補臨時無法演出者。當時作品僅有〈我心痛得快要死掉了〉,但經過密集的團練,一個月內創作出完整的演出內容,促成了在女巫店的首次登台。第一次拿到 Show Fee,一人 525 元。

重點是,這場意外產生的首演,確立了狗才們的創作模式——由維宗與俊元架構出旋律基礎,再經由俊元填詞,最後跟宥辰、雨彤團練精修作品。

 

 

可在 StreetVoice 街聲上聽見他們草創時期的 Demo,早展現了其搞怪的風格:歌詞搭建起天馬行空的世界觀,加上以推弦創造動物擬聲的編曲。

談起創作激盪的過程,維宗表示作品時常遭俊元駁回:「東西丟給他,他會直接說很難聽。」

問起會不會不想唱俊元填的歌詞?維宗反倒以認可的態度,讚賞俊元作詞的大方向都是良好的,除非無法貼合旋律才需要修改,彼此互補成為狗才們的創作基調。

心痛三部曲

在創作概念成形後,醞釀了三年,狗才樂團首次投入錄音製作,找來和平阿帕店長吳孟諺擔綱製作人。他曾擔任甜梅號與法蘭黛鼓手,也是俊元學鼓的導師:「因為《孤味》主題曲得獎,覺得很有料就決定要找他做。」

比起照表操課,吳孟諺主張在自然舒服的情況下,產出物才會正向。他放手讓團員自然散發,給予適當彈性,使得樂團的怪奇特色不被輕易埋沒。除此之外,吳孟諺也與團員分享人生體悟,例如會提醒過他們:「這並不是唯一的事,生活還是要過。」

狗才樂團與製作人吳孟諺。

今年初,在經過閱歷豐富的吳孟諺操刀下,即將脫離學生身份的狗才樂團,催生出首張同名 EP。

除了〈我心痛得快要死掉了〉,另收錄〈Cowboy’s Love〉、〈The Rainy Night〉,唱的盡是無疾而終的情愛,也像把心碎的故事拾起,走過失去與接受,排列組合成怪誕的 YA 片。

值得一提的,比起 2019 年的 Demo,新版的〈我心痛得快要死掉了〉由明亮清爽的吉他融入流行節奏,與搖滾樂縫合在一起。此外,在 EP 正式發表後,因為暢快的旋律與校園情愛主題,不少聽眾提起他們與厭世少年的相似之處。

我們是可愛又真心的

即便聽過這樣的說法,但仍自認不足的團員相繼表示:「屁啦!」、「差太多了啦!」、「他們超豐富的。」除了厭世少年之外,午夜乒乓、透明雜誌也是經常被提及類比的樂團。

沈思後,維宗緩緩回答:「我覺得是表現上(相似)吧?如果你來看我們現場,會不知道我們下一秒要幹嘛。」反應最沈穩的維宗表現出與台上不按牌理出牌的巨大反差:「對啊!阿國(厭世少年主唱)也是這樣子,我可是經過思考的。」

如同他所說的,這些交集點,可能是在現場演出張力上,蠢蠢欲動的龐克基因,也許讓狗才樂團的表現更加癲狂,不論飽滿的律動或維宗躁動的唱腔,再再加深既視感。

從首場女巫店演出至剛結束的 EP 巡迴,維宗自謙地說,初期演出的不成熟:「我不會唱歌啦,我都在亂唱,只是在吼而已。」透過持續調整聲演詮釋方式,並以經典英式龐克樂團 The Clash 為範本,營造出無法預判的變化,這是他想展現的出格效果。

「在音樂性上更有趣,不知道下一秒會有什麼變化,聽起來比較刺激。」

誠實的音樂,永遠比起故作姿態更加討喜,絢麗的舞台燈難免會照映出致敬的影子。但是,按照原先步調不受制限的發展,也許是狗才樂團接下來該走的路吧?


本文授權轉載自Blow 吹音樂

MORE ARTICLES

REL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