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mple Post Title!

Morbi libero lectus, laoreet elementum viverra vitae, sodales sit amet nisi. Vivamus dolor ipsum, ultrices in accumsan nec, viverra in nulla.

Donec ligula sem, dignissim quis purus a, ultricies lacinia lectus. Aenean scelerisque, justo ac varius viverra, nisl arcu accumsan elit, quis laoreet metus ipsum vitae sem. Phasellus luctus imperdiet.

Donec tortor ipsum

Pharetra ac malesuada in, sagittis ac nibh. Praesent mattis ullamcorper metus, imperdiet convallis eros bibendum nec. Praesent justo quam, sodales eu dui vel, iaculis feugiat nunc.

Pellentesque faucibus orci at lorem viverra, id venenatis justo pretium. Nullam congue, arcu a molestie bibendum, sem orci lacinia dolor, ut congue dolor justo a odio.

Duis odio neque, congue ut iaculis nec, pretium vitae libero. Cras eros ipsum, eleifend rhoncus quam at, euismod sollicitudin erat.

Fusce imperdiet, neque ut sodales dignissim, nulla dui. Nam vel tortor orci.

Post author namePost author url
Post author biographical information.

孫大翔專欄│「刪除臉書」的反思(上):也許我們從來就不需要社交媒體

「刪除臉書」的反思(上):也許我們從來就不需要社交媒體 為什麼寫這篇文章? 隱私爭議、個資外洩、介入政治,近年來接二連三的事件讓使用者從臉書開始了大規模的遷移行為,爭吵著移除Facebook雖然已不是一、兩天的事,但這波 #Deletedfacebook看似越演越烈,先是Firefox刪除了1800萬人的粉絲團,而後Elon Musk關閉了Space X和Tesla兩個粉絲團加起來也超過250萬人,各個意見領袖眼睛不眨、頭也不回的爭相表態,當大家說著「是時候移除臉書了」的時候,我聽到的是「也許我們從來就不需要社交媒體」。 難以諱言的,過去十多年,臉書造就了網路發展史上一段影響極為巨大的改變,催生了一個新興的名詞「社交媒體」,更把自家的Facebook一度推向了「生活中不可或缺」的地位,使的在那之後衍生出的各種新科技、新應用幾乎沒有一個不想扯上網路社群的。然而如果用十年的時間來看,再配上幾次歷史上「反Facebook」的行動,卻讓我開始懷疑社交媒體是否真的是生活中的不可或缺?讓我分享一下我是怎麼想的。 * 附註:本篇筆者只是以臉書為例,實際上部分概念可套用到其他社交媒體的行為解釋 為什麼會「社交媒體成癮」?從定義社交媒體談起 從頭思考社交媒體,到底是「社交」還是「媒體」? 「媒體」還比較好解釋,一個公開的資訊來源,提供有根據的事實與觀點的分析。「社交」就相對複雜多了,它用來形容兩個或多個有意識行為的個體相互交流的行為。 兩個詞放在一起,「社交」加上「媒體」的意思就是「多個有意識行為的個體,(在這裡)彼此交換著已知的事實與各自的觀點」。 先有這樣的理解之後事情就變得有趣多了,聽起來它可以是一個小組織,也可以是一個大團體,但先決條件是要找到「願意與自己交換事實和觀點的其他人」。 其實就跟新生開學時的自我介紹,然後會慢慢地形成小圈圈一樣,第一步就是先融入社群。而臉書知道融入社群不是容易的事,所以就想了一個解決的辦法,這個辦法在臉書上叫做「按讚」。 「按讚」讓我們以為有人在聽我們講話,在附和我們,在認同我們,進一步的讓我們上癮,覺得世界很有可能因此而繞著自己轉。 上癮的條件1:成為意見領袖、自媒體、經營社團或粉絲頁 筆者認為在社交媒體上成癮絕對是有條件的,例如我的爸媽就不會上癮,為什麼? 承上一段所說,如果沒有辦法找到「願意與自己交換事實和觀點的其他人」,那社交媒體基本上對你我而言不會有多大的吸引力,隨時可以關掉它。 而如果運氣好,我們發了文獲得了幾個關注、追蹤者,又剛好有幾個朋友留言回覆。慢慢的,經營自己的臉書就成了生活中的一部分了。我們會成為某一個群體的意見領袖、自媒體(即便那個群體只有三個人),那感覺就好比在現實生活中找到了幾個知己朋友,而總會有一段時間你們會整天膩在一起一樣。 後來這群朋友可能會擴大、也可能會因為各種關係慢慢散掉,換新的一群走進你的生命。這是第一種以社交角度出發的解讀。 上癮的條件2:加入好友,關注社團或粉絲團 第二種解讀方式是媒體的角度,有許多的事情在現實生活中難以找到匹配的訊息,例如哪個朋友結婚了、哪個人得獎了、誰跟誰交往了、誰又換工作了,你總不希望自己是最後一個知道的。更進一步可能是哪個公司發佈了新產品、哪個人去出國可以代購甚麼等等。 於是我們為了得到一些匹配自己狀況的訊息而加入一些社團、粉絲團,加了一些知道但也許不熟的朋友,只是為了滿足「求知的本能」。而這樣的狀況也有機會造成社交媒體成癮,在國外的研究報告裡叫「FOMO症候群(Fearing of missing out)/害怕錯過症候群」。 有些人也許像我的爸爸媽媽一樣,不曾發文、不曾留言、極少按別人讚,對這樣的人來說社交媒體其實就是「媒體」,只是獲得訊息的渠道之一。但你說他們可以沒有它嗎?其實也不行,因為他們會擔心錯過了孩子的動態或朋友的近況。這部分就像是媒體上的「獨家新聞」,你要嘛選擇不要知道這條新聞,要不就概括接受它提供的所有資訊。 所以為什麼在粉絲團、社團要創造真正的「社交互動」那麼難?因為這群人跟第一種情況不同,他們從來就沒把社交媒體當成「社交用途」。 有趣的是,統計結果指出,把社交媒體當作媒體的人數才是較多,占了81%。 談社交你只想變現,論媒體你太多廣告:當兩個條件都漸漸不成立 解釋起來,第一種情況的人是重度成癮,但第二種情況的只能說是「更好的替代品尚未出現」。就像我們會說自己有看報紙的習慣,但不會說我們沉迷於看報紙;當網路逐漸取代了報紙的功能,我們所有人都可以棄報紙於不顧。 從社交來看,你不會想跟一個滿心只想賺你錢的人交朋友;從媒體來看,多數的訊息供應者漸漸地無法提供有用的資訊,更進一步的,使用者活躍度下降、發文數減少,然後離開。 或許臉書的商業模式本身就存在著問題,重新看看Mark Zuckerberg創立臉書時的願景是「Connecting...